(骸大人生日賀文。)

彭哥列首領辦公室。

「首領,這個月的資料…」雲雀的報告硬生生被打斷,兇手是撞開門的冒失少女。

「綱…」似是沒料到裡頭有別的守護者,一個音節後庫洛姆馬上改口「Boss,雲雀大人。」雲守點了點頭表示回應「您們在講很重要的事嗎?」

「沒有,妳想講什麼就先講吧!」首領帶著意味不明的微笑要她說下去,而且搶在雲守之前,一旁的黑髮男子純粹因為不趕時間所以沒多說什麼。

「明天骸大人要回來了…」眼前的兩人皆露出早就知道的表情「還有骸大人的生日就要到了!」,雀躍從語氣中表明,阿綱加深笑意。但在庫洛姆繼續說下去之前,雲卻搶先丟出一句「先離開了。」便逕自步離。

「怎麼辦?我們還沒提示到骸的喜好耶…」針對成功一半的計畫,綱提出疑問。

「放心吧!那些是雲雀大人再清楚不過了!我想其實有沒有提醒日期將近都是可有可無的。」

「我知道啊!」把少女一拉抱進懷裏「你不覺得這是把妳找來跟我一起摸魚很好的藉口嗎?」隨意的撥弄著她靛色的秀髮,毫不掩飾對情人的佔有慾。

「阿綱!」提高音量喚了一聲少年的名字以示不滿,但白皙的臉上染上的紅暈和那紫眸的凝望,只是讓咱們首領大人想讓腦海中的想法付諸行動。在少女的臉頰上親了一口偷香。

(這是6918文,你們2796閃什麼光!!!)

 

翌日早晨,雲雀用過早饍之後便由司機載往機場。但在那裡等他的,似乎不只有那會庫呼呼呼笑的鳳梨一顆。

<你去了熱帶,會不會覺得特別親切而不想回來了呢…>男子輕笑著自己的荒唐思緒。放一顆熱帶水果回家?!不盡然…

「對我來說,有你在的地方才是家。」機場裡,藍長髮飄逸的他低喃了一句。出了兩個月的任務終於從巴西回來了,嘴角的那愉快弧度,是源自驅車前來迎接的情人。

黑色轎車停住在停車場,雲雀褪下西裝外套放在車內,希望降低一點外頭烈日的侵襲。相對於他一身近乎正式的白襯衫,骸倒是一身白T恤、天空藍褲的休閒。

「恭彌,我回來了。」行李被司機先行接過放進車廂,空出的雙手打開,眼前人邁步過去,久違的擁抱。

「有幾個?」

「三十以上。」在耳邊輕啟的低語。兩人的專注被不速之客遷離…有一夥人斗膽來到彭哥列雲守、霧守面前。

兩人默契的一個輕巧轉身後背對背,三叉戢和拐子在手中握著,從容但沒有破綻。對方的人知道行蹤已曝,從四面八方持槍而出,不出一分鐘,他們兩已經被札實的兩圈人牆包圍。遠處另一黑色轎車後座,隱約有著一個不明人影,推測八成是指使者。

「是誰告訴你們彭哥列霧守回來的時間,好讓你們在這放肆的?」壓低的不滿音調凍結氣氛,雲雀散出如此寒意的原因不外乎是大好心情被破壞的怒氣。

「庫呼呼呼…恭彌,這些角色碰不到我們的。」骸的話或許是因為太接近事實所以沒有激到對方。這非暗殺的陣仗看來,對手若不是很強,就是又弱又沒腦。但在彭哥列家族面前無人敢自稱高手,可想而知是後者的機會較大。

倏的某槍手放出子彈,接近兩人的途中幻化成一特殊武器,骸揮動他的三叉戢輕鬆劃過,那東西被瞬間變成垃圾落地,連衣服都沒削到。

既然對方直接來硬的了,當然二話不說開打先。每次出手攻擊卻最多是造成一些無關緊要的小傷害,因為把對方視為小角色,骸只出了一分力來玩玩,雲雀則是急躁的用三分力只想趕快離開。

敵方中有一身手敏捷的少女,銀髮黑眸,多次壯膽上前戲弄雲雀。正當雲雀想要不要讓一個重傷用以殺雞儆猴時,一個大意他的手指被劃出一細短血絲,骸回身打飛對方數公尺,她竟有點落慌的前往那轎車旁邊,和裡頭的男子報告了兩句,便一起再次接近戰場。男子帶了頂帽子讓人看不清他的面容,髮色也是雪白。從男子下車開始,他們那方完全停止動作,骸和雲雀也停下手邊想知道一下這是怎麼回事。

男子手一揚,所有槍口都朝向天際,待他一揮下,整齊的每支槍一齊射擊…

『恭迎霧守大人歸國!』天空中的煙花閃著這些字樣。男子脫帽之際。少女解開幻術,瞳色和髮色還有髮型都回來了──是綱跟庫洛姆。

「庫呼呼呼…好久不見了,庫洛姆、彭哥列。」骸在那時武器碰到她便已經發現,那是自己所熟悉的女孩,庫洛姆也因為這樣回頭和阿綱趕緊出來結了這場戲。

「歡迎回來,骸大人。」庫洛姆禮貌的喚著自家情同兄長的大人,而綱也招呼了一聲。骸身邊那陰氣被極力忽視,雲雀的不滿寫在臉上,雖說包括剛剛那道傷口也是幻覺,但還是重重的打擾了我們雲守大人。

「骸,我們有準備慶功宴…」

「不了。」瞥了一眼旁邊那一直想離開的人兒,順手牽起他「我們要先回家。慶功再說吧。」不等阿綱開口挽留,轉身離開。雲雀更是一聲不吭走向載自己來的車輛,司機必恭必敬開了門讓主子上車,然後把車開回宅邸。

 

「骸,你的生日…」面對窗外的臉轉過來想說些什麼,卻被眼前人伸出的指頭封閉了嘴。

「噓…別說,我喜歡驚喜。」孩子氣的撒嬌著,壓住好奇的驅使,他希望當天得到最棒的禮物。

夜晚兩人習慣的擁著對方入眠,像是港灣的寧靜、滿足。

接連數個平淡的日子,因公事在白天沒有太多交流,但又任性的在用餐時堅持待在一塊。

 

接著,霧守的生日便到了。

一夜好眠後一睜開眼,便對上熟悉戀人的雙眸,兩人相視而笑。

「骸,生日快樂!」幸福的光點迷濛的在氣氛中閃爍,對方以一吻回以感謝。而那時未成的慶功宴也移至這日作慶生宴。他們出發前往會場

 

為了避免過多閒雜人等壞了行程,阿綱只邀請了守護者和身邊的熟人,得在約定時間內把鳳梨還給人家才行哪!

壽星駕到時準備工作早已完成,上座後從女孩們手中端出的是五星級佳餚。這個簡單的聚會是在午餐時間,進食間各自三兩交談,偶爾穿插幾句對骸的祝福的話。

送禮時間。

綱代表家族送上的是一套全新套裝,材質是世界評鑑頂級的絲綢,輕便的特點可以讓他在戰鬥中更順利做出防禦、攻擊等大動作,暗色設計則可使藏匿更完美。

里包恩送上一小瓶精緻洋酒,約百公克,卻足以在稀釋後供應他和雲雀一餐的酒量,不過送禮者唇邊怪異的微笑讓骸好奇這裡頭還加了什麼別的東西。

庫洛姆代表昔日黑曜夥伴三人致上禮物──是一組骸和雲雀的玩偶,約有手掌大小。不用說其中最細緻的裁縫工作是少女親自操刀;千種大概擔任採買的角色;犬的話,八成是庫洛姆丟給他向裁布這種簡單卻也做不好的工作,再由她重新收拾,這樣才不會讓犬有沒有貢獻心力的難過。

「不愧是庫洛姆,你們做的真棒!」骸笑著道謝,接著把自己的娃娃拿給雲雀──這也正是她的用意──讓這對戀人彼此有個替身跟隨。

 

散宴後,骸和雲雀度過一個平靜的下午,而晚餐依雲雀的安排來到一池邊。

杯中的酒淡紫,燭光像融入一般協調且柔和。

『Cheers!』輕且脆的碰撞聲後開始餐點。

席間骸發覺雲雀的欲言又止,骸試著誘導他開口,而他也成功了。

「聽說這個池…」終於出口的話語被接續。

「這是彭哥列旗下擁有的第三大池,記載為最受初代霧守、雲守鍾愛的名勝。」知道情人平常並沒有浪漫的細胞,他貼心的接話。

「嗯。」稍嫌僵硬的回了一聲,不用自己說出口讓他放下心中一大石頭。而骸進行今天不知道第幾次的道謝。

飯後甜點,是以雲雀親自挑的比利時巧克力為材,甚至還參與其中的製作,雲雀簡單交代,但對方可是感動不已。

雲雀走到骸面前,拿起其中一小圓球含進嘴裏,以口對口的方式對戀人餵食。骸驚訝的瞪大了眼,黑髮的他閉著眼、頰上染上紅潮。

<連主動都這麼矜持啊…>滿滿的甜蜜從手口中化開,酥軟了全身、填滿了胸口。骸身手環住雲雀,轉被動為主動的探取他的口津。

好個比巧克力甜上千萬倍的生日禮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涼崎洛 的頭像
涼崎洛

以離經之名。

涼崎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