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 people in life…?
but sometimes,the relation isn’t reciprocal…

一個平安夜,怎麼用這麼悲觀的標題呢?(惑)或許還是一種情緒…如果可以把什麼凍結在當下的時間點,那會輕鬆許多吧!連天氣的清冽都知道要適可而止,寒流總會過,但又為什麼,有的凍,這麼難溶(苦笑)

聖誕節多多少少跟宗教有關吧?某洛的信仰無疑是L,不過光明神跟桑德魯大神也都很棒啊XD吾命跟風動鳴並行真是累死我了!多想把什麼歷史地理拋到腦後啊~那幾隻為什麼可以這麼愜意,說平安夜就不想寫作業,羨慕哪!堅持什麼?應該要不為50分低頭才對啊!!!悲哀的點就在這…要為80分低頭Orz

這兩天都和晧、康、恩去吃飯,今天還加儀,真的很好玩~我大概有一半的時間都在笑XD今天高談吾命(除恩),還有火影(除晧),整個是很熱鬧的晚餐啊!明天的巴黎之魅還等著呢(期待)回來的路上,又試圖找回一點點霧的身影,只能自己想…那個我們談天的路口,那個我們玩鬧的圍牆,那個不復在的笑,那個沒有兌現的再會…手機的快門調不掉,諷刺,空洞的。記錄下的,只剩在那之後好久的現在,地磚上空的,因為沒有霧。

沒有剩餘的溫度,沒有殘留的氣味,只有回憶…那個或許只有單方記的的回憶…

怨。
那樣不從心,如何不怨?一個楚河漢界,你說多寬就有多寬,如果隔壁可以是天涯海角,那是不是證明距離是反比?如何表現的跟對待其他人一樣?事實就是不同,要我如何是好…沒有,沒有什麼再那麼強烈,但某些片段,總是讓我忍不住勾起嘴角…不忌諱的難看的苦笑。
無力。
其實最近很快樂,真的。是"缺少"的感覺嗎?好像不是…換座位吧!既然我不會處理,那就逃開好了…逃開…要怎麼做?逃開一二之間的距離?逃開403的共通?逃開永平的相遇?然後,我看的見接下來…便是又獨自偷偷的,想在亞心奢侈,為之耗時。
悔?
是,我悔過,為什麼不像真優他們來一樣…沒有任何機會惋惜,那種一生不知道如何見著第二次的交會,只能多享受當下,無他。但霧就烙在回憶裡,何時散去?又為何散去?放棄?呵!根本什麼都還沒有,談什麼放棄…但又何必再夢?

夜,既然光明神眷顧不到,那我就沐浴在桑德魯大神的照耀下吧!還有什麼比這更重要?(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涼崎洛 的頭像
涼崎洛

以離經之名。

涼崎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