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賀文)

  「快下雨了啊…」骸在咖啡廳收工時間整理著桌子,窗外的雲景昏暗。

  「嗯嗯,你好像沒帶傘吧?趕快回家吧。」店長──白蘭──在後頭出聲。

  「好,那我先走了。明天見。」

 

  離開工作地點,沒有在其他地方多作停留,骸走在回家的路上。烏雲密佈著,他加快腳步。

  在等公車時,座位旁還有另一黑髮少年。他的身體靠著椅背,眼神似乎沒有什麼焦距,似乎連看看車來了與否都沒有。

  看到車子來了,他招招手。上車時還回頭瞥了那人一眼,因為對方沒有移動的打算:這站不大,不要說只有這號車經過,車次更是少的令人不悅…

  不是在等車嗎…

  溫暖的家在召喚他,所以骸沒有多想,沒有上前撘理。

 

  「庫洛姆,我回來囉!」自家小妹總會準備晚餐等他回家。他剛坐下來不久,外頭傳來雨聲──滂沱大雨。

  「今天天氣那麼悶…果然下雨了哪。」喃喃著,在坐下一同用餐前,先去把晾在外頭的衣服收進來。

  那個人應該不會一直待在那裡吧…風雨這麼大,那個地方根本不夠避啊!

  骸用膳期間想著剛剛那個少年,對於陌生人的關心傳達不出去,所以沒有必要,說不定他根本沒有發現自己經過那裡。

 

  翌日,骸在同一個公車站下車。

  那人已經不在啦…也是,正常人應該不會一直待在那裡,而且他也不是流浪漢的服裝…

  「店長,我來了!」推開門,骸跟平時一樣打招呼。

  「阿骸,這個人…」在沙發前的白蘭出聲,而在相反方向的骸望過去,有個人躺在上頭。

  是他。

  「我剛剛在車站那裡撿到他…」親愛的店長啊,亂撿小貓小狗的我聽多了,但是誰會隨便撿個人回來啊!對不起、我錯了,你正做了這件事。

  骸先壓下無言加吐槽,詢問原因為先。

  「他昏倒了,全身溼透。問他要不要喝杯熱飲,沒拒絕、我就扛回來了。」白蘭的口氣輕鬆。

  柔了柔太陽穴表示無奈,骸對於這是為綁架與否的評論先做保留。

  「他那時候有意識嗎?」

  「嗯?有嗯嗯啊啊的發出聲音,算有吧!」不算好嗎。

  「那他有起來喝過你說的熱飲了嗎?」

  「還沒欸。」聽到這裡,骸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看看開店時間差不多,請店長先處理公務,然後自己把少年背到後面的房間去。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們真的沒什麼…」夢囈,少年看起來並不安穩。

  骸推了推他,試圖喚醒。才剛碰觸到他的身體,對方便驚醒了…有沒有這麼不安穩。骸皺了皺眉。

  「熱巧克力,喝吧。店長把全身淋溼的你帶回來的,沒發燒應該還好。」

  「謝謝你。」一陣子沒進食的喉嚨受到滋潤,他開口。簡單的兩三句對話後,他知道了對方的名字──雲雀恭彌。至於他昨晚沒回家的原因…

  「因為我的室友看到我和他女朋友走在一起,他吃醋了。」就…就這樣嗎「所以不讓我進宿舍。」露宿街頭的原因有是有了,但骸完全不能接受。

  「難道你就不打算回去了?」

  「嗯…不知道,等他氣消再看看吧。」口氣滿不在乎,但是八成也沒有解決之道。

  「阿骸,他醒了啊?」白蘭趁著店面人潮稍退時,到裡面來關心。

  雲雀和他打了聲招呼,營業中白蘭不好多閒聊,不一會便說要去繼續工作,離開前雲雀提問。

  「店長,我可以待在這裡嗎?」骸瞥了他一眼,有沒有這麼聰明已經發現店長好說話的程度高自己很多!算你厲害。

  「嗯,好啊。人多熱鬧嘛!」笑笑的,沒有任何猶豫的答應。

  從當天起,骸工作的地方便多了一名員工。

 

 

  「阿骸,早安啊!」推開門的風鈴聲告知他的到來,店長打著招呼,而在咖啡店樓上住下的雲雀,也是早就在準備開工。

  「早。是說外面那牌子是今天的特別活動啊?」

  「對啊,情人節特別活動。阿骸、恭彌,今天會比較忙喔!」

 

  「骸…」在做例行的善後工作時,骸感覺到雲雀拉了拉他的衣角,像是要說些什麼。

  「怎麼了?」

  「今天人真的很多啊!而且我發現…」骸用詢問的眼神要他繼續說下去「客人們今天都很開心呢,好像情緒也被感染了一樣。」

  聽到這,骸怔了怔,雲雀不解他的沉默…

  「你現在才知道啊!」笑的好燦爛,骸用前輩的口氣說著,雲雀用那發現秘密的口氣跟他說,表情真是可愛「來吧,要喝點什麼我來弄。」

  「熱巧克力,謝謝。」

  一旁的店長已經忙到睡著了,骸站在吧檯裡,處理著兩人的飲品和小點心,雲雀坐在吧檯外的椅子上…

 

  店長,你撿了這小動物真是撿對了,不過不要有下一隻。

  特別愉悅的心情,骸的臉上盪漾著滿足。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涼崎洛 的頭像
涼崎洛

以離經之名。

涼崎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