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面具的少年,輕鬆的混入岩村,【Boom!】行政高層的建築應聲爆炸了,嘈雜加上混亂,男人沒有表情離開。

  <呿,一點小事就全亂了陣腳,連砂村派來的忍者,也鬆懈了…>輕藐的哼的一聲,他以最快了速度返回村子。

 

  火影室裡,櫻的眉頭深鎖著,一個人影出現在身後,

  「回來啦,看來任務是順利完成了,暗部隊長?」

  「是的,火影大人。」

  「一定得這樣生疏嗎,佐助?」

  「櫻,現在不是介意這個的時候吧!前線村裡的人還在努力著,請快派下個任務。」

  「你太心急了,以往的冷靜去哪了?鳴人在任務中,但他不會有事的。注意你的言行,帶著急躁的上戰場會發生什麼事,你該是知道的。」少年沒有回話,心中的想法被眼前的少女道出,沒有回應,心情卻著實平靜一些。他們都忘不了…那次正是綱手大人失常的行動,送了性命。

  「任務大都派給其他人了,我們花一些時間,計畫讓你進砂村。岩村不用管了,八尾也已經不之所蹤了...」

  「要讓我進砂村做什麼呢?妳不會要我直接對上風影吧…」

  「所以我說,我們需要一些時間…」火影閉上眼,探了口氣

 

  一週前,宇智波家。

  鳴人自己一個在家裡,想著早上火影交代的任務,不解著:砂這次到底為什麼突然進攻呢?去了砂和木枼的邊界,會不會跟我愛羅開打?哎…人家是堂堂風影,應該沒機會正面衝突吧...可是要櫻下這樣的指令,是多麼掙扎啊…

  「佐助又忙到沒時間回家了…」這次任務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回來…噘著嘴,跟不在家的少年賭氣著,一聲聲的抱怨從口中吐出<我怎麼像個深閨怨婦一樣!?>小小的嘲弄了自己,準備好後邁向家門口。

  「鳴,我回來了,我好想你。」少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抱住愛人,把臉龐埋進金髮裡,貪婪的享用著鳴人的氣味。

  「啊,我要去出任務了。」鳴人困難的擠出了一些微笑。

  「我知道,我們都不喜歡出任務。不過別太擔心,我們都會回家啊!」黑髮輕抖了一下,安撫著再次被抓入懷中的人兒。

  「嗯!我走囉!」丟下最後一句話,鳴人飛快地用唇碰了一下佐助的臉頰,來個kissgoodbye

  留下黑髮少年獨自一人,想著這次的事件…砂村約十天前開始無預警的進攻著,木葉籠罩在不安之下,還有小隊回報說和蠍交手,這已經不是遊戲的程度!木葉上上下下全緊繃著,火影聯絡不到那邊的風影,村裡沒人弄得清發生什麼事。

 

  「鳴人?鳴人?你還好嗎?」少女搖著隊友。

  「啊?嗯,我沒事。」這少年今天一直發呆啊!應該說,這傢伙出任務非常心不在焉。

  「明天會再遇到砂忍,晚上好好休息!」雛田用著關心的語氣開口,鳴人報以微笑,小隊長也開口了。

  「雛田,你也別太累啊!」溺愛的眼神看著少女,摟著她的肩,寧次這麼說著,接著,便一起進帳休息。

  「咳…講的可真容易,佐助不知道在做什麼呢…而且身邊這位,真的很不客氣!」鳴人翻了記大白眼給身旁熟睡且在打呼的牙。

  披上外套,走到外頭,夜風更是吹散了睡意,夜空分外明淨。<暴風雨前的寧靜…嗎?>一步步走著,暫且沒有回頭的打算。

 

  破曉時分,鳴人進帳整理著裝備,接著叫醒了牙,陽光從進出造成的簾的隙縫中闖入

  「唔…好亮…」聲音裡還帶著未清醒,試圖舉起手來阻擋刺眼。

  「牙!起來了!寧次他們已經在等了…」

  「火影大人早上稍了信息來,岩村已經被佐助解決了。」終於,小隊集合好,隊長宣布著。瞥了一眼鳴人,想知道他的反應。

  <是嗎…原來佐助有著這麼大的進展啊!>

  「好,我們也不能輸給佐助!」鳴人為大家信心喊話。

  

  四個人往村子邊界過去,「有砂子的味道,是吧,赤丸?就在前面了。」牙在行進中說著。

  「停!」小隊長發出命令,隊員整齊的把自己掩護在灌木叢裡,眼前的,是紮營的砂忍,鳴人遠遠的望向下命令的那位,「他是…」

  「第一小隊到東邊,第二小隊到西邊,第三小隊從南邊。今天,要直接進木葉,等我的暗號,大家一起出動,不須要傷及無辜,等等蝎大人和迪大人會直接進火影室,他們到之後就出發。」勘九郎下令著。

 

  而勘九郎沒發現的是,除了鳴人以外,其他隊員都去追砂的小隊...

 

  曉解散,那是一年前的事了。

  培因的計畫因為最終無法獲得九尾的力量而毀了,兩人小隊中培因和小南不知去向,鬼鮫則跟著鼬到了木葉,鼬沒回暗部,也不在火影的掌控之內,平日不鬧事,偶爾閒的發慌還出手幫忙平亂。而迪跟著蠍到了砂,情況和前兩個人差不多,但,他們已經有了些微超出同伴的關係…

 

  「迪,快!明知道我不喜歡等待,你居然同時讓我等人又讓人等…」

  「你很吵ㄟ,馬上好了啦!」

  「你慎重個屁啊!又不是像之前是去找祭品之力。」

  「這很難說喔…」伸手披上黑底紅雲「走吧,大家在等了啊…」兩人就這樣出發了,往鳴人那裡過去。

  「是說你為什麼要幫風影啊?村子裡的人為他拼命就算了,你呢?理由是什麼?」蠍提出疑問,再次身為砂的忍,他當然有理由出動,迪呢?

  「我不是特地替風影打的,湊湊熱鬧罷了啊!既然你在砂,就多少幫一點,雖然我覺得沒有出手的必要...」迪一伸手,把蠍從蛭子身上拉起抱在懷裡,

  「把它收起來,坐18番比較快...」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涼崎洛 的頭像
涼崎洛

以離經之名。

涼崎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