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生日賀文)

27號的下午,門鈴突然想起,櫻放下手邊的事情往門口走去,開門後望見的,是金黃的燦笑,和對方手中的紙製品。

「鳴人?怎麼了嗎?有任務?」

「不是的,這個。」遞出了手中的東西「邀請卡。」鳴人笑著催促櫻打開信封,好奇促使少女動手照做。

"歡迎您參加春野櫻小姐的生日派對!"一行大字的後面,接著列出了主辦者和出席者等人,還有代表著櫻的誕生日的日期,和舉辦地點。看完後櫻從新抬起頭望向鳴人,還來不及說些什麼。

「你會來吧?」雖是問句,卻又是100%的肯定。

「當然,豈有主角不到的道理?」挑高的尾音伴隨輕笑,這些夥伴的貼心真難招架。

「那我先回去囉!明天見!」揮揮手,鳴人隨即消失在小櫻眼前,八成回去準備吧!小櫻轉身回到屋內,又把邀請卡看過一次,順便猜想著這手稿是誰的傑作。

 

生日,以前的七班也為櫻慶祝過一次。那天的櫻以為是任務而順從的被邀出門,沒想到等在集合地點的卻是卡卡西老師準備的蛋糕和鳴人準備的拉麵,兩人都說了祝福的話配上笑容,而令壽星意外的,那個她不敢奢望的心儀的人送的禮物,卻也出現了,雖然佐助仍是一臉冷淡,似乎從不懂笑似的,禮物也只是單手交出,但收到男孩贈與的那聲"生日快樂",卻是著實的讓櫻高興的手足無措。

<佐助…還沒回來啊…>出席名單上這次沒有意外的出現少年的名字,預料中的失落,仍舊是失落、仍舊不好受。

<果然再要一個有你的生日,是比奢侈還奢侈的嗎?>輕嘆了聲,不在身邊的人不懂的痛,只能自己承受。

 

鳴人交完邀請卡後準備返回自己家中,因為那裡正在布置著隔天的慶祝,得回去幫忙。去路熊熊被擋住,反射的抽出苦無,在看清來人後,瞪大了眼。

「鳴人,好久不見了。」沒有散發著殺氣,所以鳴人退去警戒,爬上心頭的換上不解,這人該出現在這嗎?

「你…回來了?」問出口後,卻沒有的到想要的答案。

「沒有,來看看。」

「你知道明天…」在這個敏感的日子,理由沒有第二個了吧。

「我知道,所以…」

和鳴人講完話後,隨即離開,也不顧是否缺少一些問候、一些溫存。

<心,真的沒有回來嗎…>他,是自己永遠的夥伴,卻以處異鄉多年、處敵對多時。調整完心情後才再次邁開步伐,直到推開自家大門。

「井野,明天下午,我們得把櫻交出去了。」為少女表示祝福。

 

『生日快樂!!!』一開門便是異口同聲的高呼,喜悅竄上心頭,笑的闔不攏嘴,差點紅了眼眶。

「謝謝大家!」高聲的道謝透露興奮,把在場的都點了名一次。

「櫻,這蛋糕是大家一起做的。」井野把桌上的龐然大物開蓋,現出的是足夠在場10多人享用的分量。櫻不知道除了道謝該說些什麼了,平時的伶牙俐齒全被抹平。

「櫻~這個蛋糕是這樣吃的!」聞聲轉過頭的櫻馬上後悔,臉上這團異物香香甜甜的正是奶油啊。

「鳴人!」臉,那是臉啊!不由分說的也動手反擊。在場的各位當然也沒閑著,有了鳴人開場後,這是大家的遊戲。

一番混亂之後,慘狀是大家的衣服不能看的差不多了,想剛剛雛田被慫恿著用了一個回天,連同在旁2分砸奶油、8分吃蛋糕的丁次全部遭殃,一結束後這少女一臉抱歉,但櫻大笑拍她肩膀說幹的好。一個段落後井野拿出了套白色的小洋裝。

「櫻,這是我準備的,現在就換上吧!大家想看。」再一聲道謝,櫻轉進浴間梳洗更衣,出門惹來一震驚豔。

「我們的櫻變小女人了!」鳴人鬼叫著。

「敢問平常我不小女人嗎?」青筋浮現在握起的拳上配上臉上那笑就是腹黑啊!不過也只是鬧著玩的,少年趕緊道歉,更多的是笑意。

大夥把壽星找來總不能什麼都沒吃到,少女們進廚房把預備好的菜餚端上,圍成一圈坐著的大家更突顯了櫻的美,沒上妝的臉蛋多了清新的可愛。用餐的過後,是每個人送禮物的時間,接著散會時,午間的艷陽迎接櫻的出門,目的地回家。

 

返家之後坐在桌前,獨自一人像小孩子似的享受拆禮物的喜悅,一個段落後,進行收拾和整理的動作。眼神瞟向桌上那張表了框的照片,那是少年還是男孩時拍的,沒有笑容,但照片裡的七班合諧不已,伸手拂過。

「佐助,今天是328喔…」微笑著輕聲呢喃,過於沉重的思念壓下了櫻的腦袋,趴在桌上「你,在哪呢…」微笑著,卻清楚感覺到某溫熱液體泛出,劃過臉旁留下了淚痕,還有一絲鹹味…睡去

「櫻,我來了…」黑影伸手撩了一下少女的髮,接著把她帶離。

 

「吾…」不該有擾人的光線照進屋裡才對吧,櫻發出了不滿的輕微呻吟和翻身,不甘不願的睜開了眼。

「醒了?」一個低沉問句,櫻轉頭望去,想開口的嘴卻一下子發不出聲音。

「我在…作夢?」是夢吧!眼前的少年居然笑了,好溫暖,好甜。更是因為他出現的機率如此微乎其微。

「櫻,好久不見了。」對於眼前人兒可愛的問句,佐助失笑的不置可否。倏的櫻發現自己在某空曠草地上,一個起身坐正後,試圖用手感受眼前人。看著櫻的手慢慢往前,佐助不禁抬起自己的手搶先抱住了她。

「怎麼辦…佐助…感覺好真實…」一股屬於少年的味道撲鼻,櫻貪婪的的緊緊回擁,震驚後的放鬆,又是落淚。感覺到肩頭的濕潤,佐助抬起手捧著櫻的臉蛋,小心翼翼的吻去淚水,接著一個起身後拉起屬於他的少女。

 

「鳴人和卡卡西…?你們還是同一個小隊嗎?」

少年的這一問,是否證實了佐助並沒有忘記與七班的羈絆…

「不是的…」櫻駐足,暫停了他們的攜手漫步「我們,一直都是同一個小隊。」翠綠的眸望進深黑,看不透的少年,堅定的少女。

「不是的…已經不是了…」稍微用力的拽著櫻的手,像是想甩掉她的話語,漫步沒有目的,腳底的青綠還濕潤著,自然的氣息,現在卻傳不進兩人之間。

「櫻,你過的好嗎?」深深問過自己是否具資格問這樣的話,最終沒有答案,卻想著即使後悔,也先開口再說。

「不好…」身體因為壓抑而輕顫「沒有你在一點都不好!」底限輕易被破,櫻在手上出了力道掙脫,驀然的回頭甚至又湧出淚水。「不要走…」俯著頭不敢直視對方,脫口的要求破碎不全,沒有相信過對方會答應。

「做不到…」在櫻反射的一震之後,佐助用手勾起她的後腦,唇就這樣覆上,但又能吞噬些什麼…

少年輕巧的引導纏綿,少女笨拙的跟進動作。至少甜蜜是明顯的有增無減,數年的時間…距離到底是改變了些什麼?

「別再為我哭泣了,櫻…」

昏昏的,櫻抓著佐助那件連帽外套的一角,不知不覺的睡去。耳邊隱約的響起少年細聲告白…

 

床上的人兒夢囈著自己的名字,佐助把櫻送回家,沒要櫻放手,而是脫下自己的衣裳留下,伴隨著準備好的生日禮物。還想說些什麼,卻不想再增加自己不捨的情緒,彎腰在少女額上一個輕吻,最後背對著吐出一句沒人聽見的再會。

離開木葉村前,遇見了鳴人。

「來看看也好,常些回來吧。」

沒有給予正面回應,再一次逕自離去。

若說被控告丟下了思念,敢問是否想過少年獨自帶走的…又何嘗不是?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涼崎洛 的頭像
涼崎洛

以離經之名。

涼崎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