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反正就是有兩隻了啊~優是前一天開始寫文(是說靈感來的瞬間我是從趴在桌上猛然抬頭的XD),竹的話是今天白天弄出來的~

<雨過天未青>

水氣上升,凝結…

雲早在不知多久以前,遮掩了湛藍的天,色彩隨著小水滴的聚集由白轉灰,再轉黑…

降雨。

當光線被雲層惡意阻攔,手錶上代表白天的數字失去意義,沒有陽光的照耀,白天與黑夜,無異。

 

憂鬱、煩躁、不悅…負面情緒來源沒有放手的一天,心靈壓抑卻有個底限,眾所皆知的類比:理智線崩斷將失去理智,套回壓抑,極限被破,就只能接受毀滅…但過程中,除了感受到痛苦的增加,並不會知道極限後的事。

宗躺在草地上,滲進衣服的不只是綠草堆的汁液與露水,從天而降的穢水也一併沾濕了皮膚…

 

傾盆大雨,要持續多久?一天?兩天?還是更久…望不見盡頭的灰,令人感到無能…

 

維持著仰姿抬起了右手,掌心朝著那片灰,想一手遮天也太過天真…那是否是想,擋住些什麼…但那不甚潔淨的雨水,仍沿著地心引力向下,沒有停的,滴下。沒有哪的冰涼特別突出,因為全身都浴在雨水裡,整個身心都浴在,這悶悶不樂的情緒裡…

滴滴答答的聲音,沿著屋簷落下,大雨告個段落,所以這些水滴聲才這麼囂張…

 

沒有…看似變薄的雲層,仍沒有光線的穿透…

若要說有什麼絕望比傾盆大雨更上級,那必定是…雨過天未青的失落。

像失去了所有眷顧,曖昧的昏暗道路沒有美感。

若說晝夜的穿插是一種情趣,那麼被剝奪白晝的世界,便是單調的不可耐…

 

起身準備離開,溼透的衣裳總得回家處理,步伐的方向便是那號稱溫暖的家。

下一個轉彎,便要到了吧…

正這麼想時,衣角熊熊被拉著,不太大的力氣,只為停下宗的腳步。回過頭眼光往下瞥,以他自己170多身高望著一小孩。

「哥哥,太陽去哪裡了?」稚氣的聲音從小巧的唇中吐出,清晰的傳近宗的耳裡。

「…」啞口無言。這也是我很想知道的…「大概…明天就會出來了吧!」努力擺出一個適合孩童的笑,安撫的語氣中不專業的帶著不確定。但那孩子接受了。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謝謝哥哥!」小孩燦笑著道謝,接著便蹦蹦跳跳的離開了。宗是著回想方才,那張小臉上的陰霾,是自己去除的?只為了一句不知道準不準確的話?想到這,他不禁失笑。

 

隔天,太陽露臉了。

宗戲謔的告訴自己說不定能去當氣相預報員了!

 

雨前,悶熱,雨中,冰涼,甚至在雨後,是蒸發旺盛、熱氣極少的時刻,冷的感覺不只有肌膚,甚至是心情…

但,現在沒有不代表以後沒有。如果已經捱過以為是黑夜的八個小時,卻沒有見到和煦的日光,那麼…再,等等吧!

因為,不是「雨過天未青」,而只是「雨過的天,尚未青」而已啊!

<完>

<亦曲亦舞>

視線追逐聚光燈的尾端

那正是台上的音符

醉人的發源地——電吉他

 

通電的進化

使之有別於木製的前輩

絢麗的革新…

火紅的反光,釋放狂野

被定住的目光

盲隨妖魅的色彩

 

徒手,不假外力的

指腹與弦不間斷的親密接觸

弦微顫著

吐出旋律…

 

觀眾的身子隨著搖擺

迷濛間

翩翩起舞的,卻似是

演奏者與樂器的身影,迷幻

 

認真的神情

滾燙的汗水

溼黏的皮膚不影響深埋血液的熱愛…

抒情曲,搖滾曲…

共鳴的剎那

亦殤,亦樂

<完>

 

發現自己真的很不會寫賀作(汗)前面那篇連有沒有投其所好的不知道啊~~~(哀怨)至少竹喜歡電吉我想辦法弄出了一點東西。。。

雨啊,很想交出去前先給你過目,總覺得還是找人修一下好,怕自己又有文句不通><不過你不在我就只能自己想辦法了(劃圈圈)

再來週六要趕一篇,28號則是櫻的生日,我在考慮要佐櫻還是櫻中心。。。然後30號也還在考慮><

整個處於每篇設定都有很大問題的狀態。。。(無言)

白龍叫我把亞忒弄人設。。。找時間檢定(錯)他的畫畫,說不定能當我畫家呢︿︿雖然他說不會自創,但萬事起頭難不是嗎?(燦)

(是說回顧一下,我居然一個禮拜發一篇啊。。。)(遠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涼崎洛 的頭像
涼崎洛

以離經之名。

涼崎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