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賀文)

「佐助,我說啊…這裡是哪!?」經過了一夜好眠,睜眼後發現自身在個不熟悉的環境,脫口了個問句給在床沿的少年。

 

身為木葉的上忍,任務平常都是S級的折騰人不說,任務與任務間的休息還真是少的讓人想殺去火影室好好抱怨一番…這是櫻才敢有的想法,誰叫現任火影就只怕這位昔日夥伴呢!話說快到2月中的這幾天真是湊巧到"根本就是刻意安排",同為上忍的佐助竟也無任務在身,既然不是櫻去找鳴人"提議",那便只有兩種可能︰一是咱們火影大人良心發現,二則…火影大人抱著家中美嬌娘雛田也過節去了,現在,讓我們為要處理火影丟下的工作的鹿丸默哀吧!

 

前一晚還在家裡的床鋪沉穩入睡,一覺醒來卻發現被移動完全沒發覺…這實在是一大侮辱啊!念在這天的特別加上情人的陪伴,櫻的火氣降了大半…這表示沒有全消啊!

「別墅,鳴人為我們準備的別墅。」起身走向落地窗,伸手拉開窗簾,任陽光照進這小巧的套房。

「難道你也是被偷運來的!?」櫻挑眉著問。是的話,那鳴人不就和他們實力差距太大,這有點超出認知;不是的話,眼前這位就是共犯。

「…」佐助露出似笑非笑的眼神,表明了"怎麼可能"。

「…」額上的青筋毫不忌諱的浮現,櫻真是哭笑不得,這種"貼心"的舉動,不難發現帶含著一絲挑釁。

正想開口繼續爭辯什麼,眼前的少年卻步回這罩著白床單的鬆軟,在遇到障礙物後雙腳停下,上半身卻持續朝櫻逼近,若保持原本坐著的姿勢一定會被撞到,櫻的重心漸漸往後移動,接著,一聲輕輕的『碰』,就變成了與床平行的躺姿了,佐助雙手手心支在櫻手臂的兩側,兩雙眼就這樣目不轉睛的對著。

「不要耍小孩子氣了,灌了一點東西你才會沒發現的。」吻上櫻的額頭,安撫著「起來吧!換上旁邊的衣服,情人節已經開始了。」唇邊漾出專屬戀人的笑,重新站立後伸出右手欲拉起櫻,對方本想不領情的轉身自行動作,頓了一會,便發現不需要做無謂的掙扎,伸手。

 

「洋裝?」問句,同時也是肯定句,身旁那件在床單上有保護色的衣裳,正是件白洋裝,蕾絲和皺摺搭配著,穿上是絕對美的。不過礙於職業病,櫻有個疑問:手裡劍和苦無放哪?正當想開口提問,佐助卻像知道有著要破壞氣氛的東西要出現似的,黑眸肯定的瞟上,櫻只好住嘴。見少年的眸子配合的轉離,櫻換上了手上的布料,接著坐到梳妝台前,順手的拾起梳子就要往櫻髮去。

「我來。」又是一個近乎命令的肯定句,說這男朋友霸道一點都不過分呢!握著梳子的手不算靈巧,動作卻也不失細心,這回換櫻,漾出了笑。

「春野櫻小姐,我是否有榮信跟您來一趟沙灘漫步呢?」佐助的的襯衫外頭沒有加上西裝外套,但這絲毫不影響他的俊逸,紳士的舉著右手微彎著腰邀請女伴。

「您當然有,佐助君。」同樣的敬語稍稍反諷,更多的不外乎仍是甜蜜。

 

淡黃沙子反射陽光,不到中午的炎熱,兩人牽著手就只是散步著。還有這攤比淨灘運動還淨到連其他人都沒有,這特權是火影還是宇智波家的,就不用追究了。上午十點,好天氣不能過頭,提早回到有屋簷的地方,午餐也解決了。下午…就去玩水啦!

換泳衣就免了,沒要游泳的話洋裝不礙事,而佐助也只是簡單的把原本紮著的上衣拉出來,還有解了領帶,玩水嘛,輕鬆就好。

 

一身濕大概就是目的吧,說來也真是清閒。工作可以就這樣丟著,和戀人出去遊玩,非常不錯啊!佐助和櫻,全心的享受這擁有彼此的難得時光。

水聲【啪撘!啪撘!】的,刻意躲避掉紫外線高峰,陽淡淡的照下,海水被光線穿透,閃亮卻不刺眼,不過頭的,雖不是夏天,但這沒有寒意的天氣,涼快一點也沒什麼不好。

兩人四隻腳都泡在水裡,佐助倏地走向前,手一伸,一個公主抱擁著櫻,這人兒此刻就像婚禮上的新娘,連禮服都是那麼相襯,但儘管沒有禮堂的肅穆莊重,不變的,是對彼此的心意,跟對夥伴的感覺是不一樣的,是想共有全部的自己的心意。就這樣,直接抱離海灘

 

晚餐還沒解決,總得再換套衣服,佐助算的可準,這次,是件酒紅色的禮服。若說白天是給人清純的感覺,那麼夜晚的這套在櫻身上,便帶有嬌艷的印象。雙人的桌子,面對面的進食著,在餐的最後,禮物現身。

佐助拿出包裝好的盒子,放在桌子中間對著櫻,打開蓋子…對鍊。櫻的手卻不安的微顫著

「我…」沒有準備禮物啊…沒有說完的句子被佐助以食指中斷,搖了搖頭。

「妳就是我最愛的禮物。」語氣放柔、字句清晰,不用太大聲,也夠自然,兩人都清楚聽見。

伸手為自己和櫻掛上項鍊,墜飾的後面分別刻上對方的"佐"和"櫻"。

「情人節快樂!」至少,這句在櫻的唇落上佐助的臉頰後,給櫻先講走了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涼崎洛 的頭像
涼崎洛

以離經之名。

涼崎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