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自行推移時間至12/25)

如果說回首16年,這是第一場音樂會,會不會聽起來很low…隨便啦!耶誕佳節,從下午4點玩到晚上10點半,爽最重要!

 

魅,一看字面上就有個"鬼",那便是超自然的現象,那種非人的感受、非人的美…今晚的魅,屬於音樂。

我說啊,沒有對號入座,就是等於可以上貴賓席啊XD選了真的很棒的位置呢~身邊坐嘉,前面是晧,晧旁邊是恩,在入場前就拍了一大堆照片啊!好好玩。聽音樂前還去書店讓自己整個沉澱到底了,心情超級平靜,而從藝大看出去的夜景,黑中帶著光點成串,漂亮的很。晃了一小圈,沒有往上或往下走,進場先。

還真不知道有什麼規矩哪,人家鼓掌我們就鼓掌就對了吧…如果喻為一篇文章,那叫照飄說的起承轉合,或合分分合,大體來說,個人認為今夜是後者。詹老師也比喻過,作文就像一條魚,肚子很大,而頭尾比較小卻也非常重要。要我從哪個角度論證這場"巴黎之魅"不是一篇絕美的文?

 

從第一曲開始,就可以深深感受到演奏者和指揮的投入,指揮不是只有那支棒子,從一根指頭到全身輕跳,全部都是工具,一舉手一投足,只聞見音符源源不絕於耳。

第二曲是小提琴協奏曲,我有了疑惑,為什麼我印象中看過相關形容詞是"它似乎是有生命的"?怎麼會是似乎?答案明顯不過,我直接見證它的靈魂了不是!?小提琴藉著演奏者的手與我們對話,不對,是吟予觀眾饗宴,而素質不夠的某洛,真的有點開始打盹了…如果說因為穿西裝所以身上9成是黑的那非常合理,而剩下的部份呢?皮鞋的反光是不錯,但誰能否認琴身的棕映上澄光才是王道?(笑)弓跟弦哪不是在舞蹈,而演奏者眼裡的專注又哪不是光芒?

 

第二曲的鋼琴協奏曲,嗯…沒有疑惑怎麼可能?

演奏者的雙手,起伏的沒有猶豫,不容遲疑的音符奏出,快?不夠形容;準?那還用說。一襲黑洋裝,裡面還有一件紅的(我真的不知道衣服的專有名詞),不直接聯想些微血腥,而是絕對高雅,而加上我個人偏見,東方的面孔,真的好看(笑)演奏者加上鋼琴,台上的主角——兩位玄美人。激動這形容詞應該沒錯,音漸漸低下,又再爬著音階高起,輕快的。在第三樂章,則是華麗,是,我不懂何謂技巧高超,但我聽的見音樂入耳…令人屏息。

 

最終則是圓舞曲,我沿著簡介入境…是宮廷的舞會。

但又藏著諷刺?(說我沒被簡介影響當然是騙人的)我找尋高潮裡的戲謔,如果諷刺可以詮釋的讓聽眾微笑,那有何傷?(笑)

形容詞快被用完了…(嘆)又不能用"好聽"、"讚"、"太酷了"這些爛詞來說…不過就是那個意思啦!

 

累。玩了六個多小時怎麼不累XD全程一直跟晧在玩啊~有弱點實在太糟糕了是吧?(挑眉)不過已經被我玩習慣真是太棒了,這樣我就可以減少(原本就少的可憐)罪惡感(笑)是說恩真是一鳴驚人啊!就是那種不鳴則已XD話沒有我跟晧那嚜多,可是感覺點都很高啊~晧有說什麼他犧牲小我,我說那你完成大我?恩說…也犧牲大我XDDD

是說照片真是不怎麼樣…300萬畫素怎麼夠啊~(哀號)能看的沒幾張(撞牆)

樂?

都笑到何不攏嘴了啊~送3隻回家後才結束這趟旅程(胡鬧)。

 

聖誕節啊…為什麼特別呢?今天收到好幾顆糖果(樂),我們家小學妹的東西也很準時的到了~不過,怎麼少了霧呢0。0反正就是少了= =少了就不要亂增,少了就不可以要求,少了…卻沒有多大影響。只是有個空缺,不痛不癢?說不定吧!只是有著某個地方空空的,空空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涼崎洛 的頭像
涼崎洛

以離經之名。

涼崎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