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向。(收尾部分)

  原址:http://www.plurk.com/p/bt6q14

 

  那天夜裡,無事走在街上,解雨臣昨天匆忙離開,搭上一大早的飛機也是聽別人說的。

  雖然不到工作狂的程度,那傢伙忙起來也是天昏地暗。我掏出手機翻找解雨臣的號碼,沒猶豫多久便按下撥出鍵。

 

  『喂?你好。』他的聲音客氣過頭,顯然沒有認出我是誰…那不是我們對話的口氣。

  我再次出聲,想他若真認不出,或許直接掛掉較為直接…雖然這樣就全沒了意義。還好對方的回答是肯定口吻。

  「在忙?」隨口問的,其實不用想也知道答案。這人的生活,80%是工作和睡覺,其中工作又占去大多數。

  毫不意外聽見他的回答,語帶苦澀的。

  「方便…講電話嗎?」

  『可以啊…』似乎可以聽見他移動的腳步聲,從辦公桌離開總是好的。

  但在知道解雨臣還能這樣偷閒後,我卻不知該開口說些什麼。

  他的詢問,讓我加快思索…

  「家族有急事?你走的時候趕的緊。」前一天的晚餐,食之無味,為的正是他那讓人不舒服的倉皇。

  『堂口的夥計得罪了金主,那傢伙找上門要賠償,所以緊急CALL我回來處理。』

  話筒接收到的,不只是解釋的字句,那無奈和嘆息,我聽的心緊…這些該不是我想聽到的…他人的狀況,與我何干?

  「……處理好了?」

  解雨臣自豪的回了些爺他的面子還是有人聽的話,我卻是恍惚聽過,那些都不是重點。

  「累嗎?」……其實我又問了一個沒有意義的問題。

  『沒,還好。』如果真的還好,又為何須經思考才做回覆?

  「說謊。」

  『真的還好。』真的很假。

  「口氣,很勉強。」

  『我真的沒事。』那就請別付上嘆息。

  「為什麼要逞強?」

  『這就是身為解家人的命運啊…』

  聽到這,我不禁開口詢問。我清楚,他不是會向命運這種東西低頭的性子,卻被壓抑的說出了那樣的話…我不知道當下的反應是心疼還是肝斷。

  晚風拂來,有點寒意…想是對大部分人而言,我本身最多只會感覺到情感的涼意。

  『我會妥協的話,人還會在這裡嗎?』雖然語氣明含輕笑,我卻多聽到了無奈…是錯覺嗎?

  「那還說什麼喪氣話?」

  『我不能發牢騷嗎?再不讓我發點牢騷我會悶死的。』

  當然可以,我馬上回答了。而接下來我詢問的是他是否隻身一人,不然為何無人可供訴怨。

  『一個當家不能在人前講這些話的,會被人看不起的。』又是一些,我不了解的、他必須遵守的場面應付。

  那麼…至少在人後有我。

  「我可以聽。」

  『這對你多不好意思啊。』

  「沒什麼不好意思…既然其他人面前不能講,那我聽。」

  是有些自以為的,有點押注味道的表達自己想幫上點什麼…若被回絕,尷尬免不了。

  為的是細聽解雨臣的回覆,我停下了腳步,昂首之際順勢望見了月亮。對方又或許,有個幾分機會一起吹風、望月…太不實際了我沒再多想。

  『嗯……』

  聞畢他的低聲回覆,我便放下心來,提醒他該休息了。對面傳回來的意思是工作未完,我隨口的提議沒被接受,話筒接收到他和紙張的動作沙沙聲,聽他交代是工作尾聲了,我沒有掛掉電話,也沒有再開口。直到完成,我都替他高興。

  「要睡了?」

  『我休息一下…好累…』

  我怎麼會以為他終於能好好補眠?!這人的工作量從來不是我所能想像的。

  「還有?」

  『沒了沒了!只是看太久數字頭昏而已!』

  ……我好像第一次了解到他的說謊技巧──非常之差。這人應該不是對於每個人都這樣吧?不然不可能在那種地方生存的吧。

  最後再行交代,連我都無奈了起來,嘆氣無意識出口。

  『我知道了,你也早點睡,不要每次像個幽靈在那邊望天花板。』

  「看天花板應該比看帳單輕鬆多了。」

  比較累的不會是我。睡眠什麼的,既然身體沒有能力消耗,也不大需要了。

  一段我不太了解的沉默後,他才再行出聲。

 

  『好了夜深了,你早點休息吧。這邊事情弄完我會儘早回去的。』

  『謝謝你…起靈…』

  我沉默了一會,但是並沒有離開話筒的動作。

  他或許不知道我會聽見他那句道謝…很小聲,我卻是收到了。

  早該是他休息的時間了。

  「不會。」

<fin>

  其實有想過沒有噗的朋友,可能會有一點看不懂…

  不過既然是改文我還是覺得這樣好(笑(而且大部分朋友也都有噗

  如果配合原址看會更清楚>。0 <<食用提示

  是說改文的分段問題…我會再練習(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涼崎洛 的頭像
涼崎洛

以離經之名。

涼崎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菜菜
  • 原來是改角色噗呀
    好好玩唷~
  • 嗯嗯,不過寫起來狠劇本><

    涼崎洛 於 2011/05/02 17: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