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撐天?敢情張小哥你是把龍脊背當金箍棒了嗎?」

  「若為了你,我握在手中的烏金古刀…便是金箍棒。」

 

  「出門?」

  「嗯,朋友約。」

  「……」

  「會早點回來。」

  最後你說,我只有道聲再會。床上翻滾了兩圈,缺少你的陪伴、好像連床舖都變硬變冷了。已經睡不著的我,只好起身,隨便在冰箱裡翻找了兩樣東西祭了五臟,癱在沙發上和電視機耗著。

  你當家,有事出門我是習慣了,自己這人口,還真似米蟲…

  嚼了嚼口中的食物,我暗自決定等等出門晃晃,免的在家一人沒事找事、想你的慌。

 

  「您撥的號碼未開機,請…」

  電話那頭的女聲大概是第三十次給我重複一樣的話了。解雨臣你那不離身的手機變假的了嗎!?

  從你出門早上七點,到現在已經晚上十二點了,有事延了也不講的?

 

  聽說過了二十四小時便可以報失蹤了…

  我撥出的電話通數不知道三位數了沒有,手機都被換過兩次電池了,爺你接一次都沒有,實在令人火大…

  漸亮的落地窗傳達了白晝的到來。我就等、等你消失在我面前後二十四小時開始找人。

 

  六點半,我都已經準備好要出門了,電話終於響起,來電顯示是解雨臣沒錯。

  「喂,去哪了,一整晚上沒回來…」

  「啊,小哥嗎?我是吳邪,小花他現在在醫院裡…」

  「在哪裡!」

  別鬧了,消失這麼久去醫院做客?!什麼樣的傢伙傷的了你這般身手…還有為什麼那人比我還早知道你的狀況…

  使力靜了靜思緒,對面吳邪的聲音吞吐的讓我差點爆粗口,說個地點還讓你結巴?

 

 

  「解雨臣,你…」

  推開那間護士報給我的病房號,還想興師問罪,對方身邊有外人在場。

  「啊,小哥來了。小花,我先走了。」

  他起身的速度倒是不快不慢,似乎朝我點了點頭我沒想搭理。病床上的解雨臣打了點滴,雖說臉色偏白了些,精神倒是看來無礙。

  「……」

  「不小心…就…」

  「就到醫院喝茶不成?還帶上青梅竹馬?」

  平時的冷靜不知道為何就是派不上用場,想到他哪裡病疼了我卻不知道就有說不出失落。

  「今天本來就是去找吳邪講事情的啊…」我冷眼望過去,他應當知道我現在要聽的是他造成現下狀況的原因「要離開的時候突然頭暈的厲害,連腳步都不穩,還來不及弄清狀況就昏了…」

  我皺眉的望著,看他沒有外傷,這事大概就是這樣了。

  「醫生說是太操了,有點營養不良,不礙事。」

  「不礙事還躺在這做啥?」

 

  既然"醫生"都說不礙事了,人帶回去應該也不礙事。

  我把手伸過去撤掉了他的點滴,拿上他的衣服後,便把人給攔腰抱出病房了。

  「不要這樣,放我下來啊!」

  完全不去理會他的呼喊,丟人什麼的我一概沒有感覺。

  在走廊上又遇到了吳邪,他八成還想和解雨臣道再會,看我這般隨意,一出聲就想攔。沒給他機會,我冷瞥了一眼,就逕自擦身而過,解雨臣連忙丟了一句"抱歉先走了啊…"給他,語中的羞意真是若隱若現。

 

  「工作太累了,休息。」

  「哪行啊…群龍不能一天無首,當家哪裡有假可言…」

  「……」

  「知道了、知道了,會注意的。」

  他擺出了笑容,我看了卻沒辦法產生放鬆的感覺。

  「撐著解家,讓你太累了…」

  我伸手撫著他的頭,他在床沿的身子是放鬆的,那張笑容卻瞬間混雜了苦澀。

  我知道不管說再多,他都不會妥協的,既然都已經做到如此程度。

  「我有你撐著。」這是肯定的,對我們兩人都是。

  他抓下我的手,在頰上輕蹭了幾下。

  「我會把你的天撐下。」

  張手環抱住他,我很認真的說著。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涼崎洛 的頭像
涼崎洛

以離經之名。

涼崎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