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想像,會有我這樣的人,如果在這個世界上消失,沒有人會發現,就好比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我存在過一樣,一點痕跡都不會留下來嗎?」

──<盜墓筆記>起靈

 

  走到目標教室後,洛簡單的張望了會…後門那,泡芙走了出來。

  不由分說的,洛走上前一把拉住那看似不怎麼堅固的衣角,手掌緊握,只見那布料的皺摺清晰。走進三班,白龍似是沒發現怒狼的闖入,回神的時候,那薄弱的制服已經被從背後拉扯、沒有保留力氣的,可憐的制服也被皺摺纏身了。拖著,往後走廊去。

 

  那欄杆啊,支撐某洛的雙手,望向外頭的姿勢,身旁兩人不解,還在喘氣。

  開頭的對話被記憶體省略,沒有開口的洛,旁邊開啟沒法插入的話題。

  餅乾,好像說試吃還是咬一口之類的…接過,便分為兩口塞入嘴中。那太熱的天氣,那大愛巧克力的洛,也感到甜膩的煩躁,再要了水。

  只剩半罐的寶特瓶,懸空被倒出內容物,洛身旁的話題仍是遙遠。

  「我現在好想潑水…」

  白龍,似乎接著說了些水桶什麼的…誤解了發語者的意思。

  「這半罐水,就夠潑你們兩個了。」

  瞬間,空氣的溫度下降至冰點…三人的談話中,似乎只有洛是有這個能耐的。平淡的口音,身旁二人相信明顯聽聞其中不悅。

  「你們,剛跑完沒留下來?」

  跑完同心協力,留下的班級並不多,霧的班級,似乎也只有留下他跑來跟人打招呼。

 

  同心協力。

  運動類比賽。名稱來源不明。規則:由20人組成隊伍,排成4*5隊形,一起跑操場兩圈(四百米)。評分標準,上至隊形整齊、計時,下至口號(九班的口號不提也罷)。

  九班上場人員什麼的,抽籤。

 

  「沒有。」

  因為沒有,所以不知道。不只是他們沒有,九班的有些人也沒有。

  「剛剛…我脫隊了。」

  有回頭的隊友們,都該是知道的,洛在一圈之後開始脫隊。

  似乎、大概、應該,有交代過,要推。出乎意料的速度,排最後的他,無人理會。

  同心協力,好一個熱血,好一個諷刺。

  伃也是盡了全力…

  少說好幾秒吧,若沒有洛,九班就會有少於四分的成績。

 

  真的,很怨。

  剩下半圈已經剩下意志,那比練習時快上不知多少的速度,洛完全跟不上。

  最後百米被班導架著,軟腳跪下什麼的,才沒丟人現眼。

  丟人…怎麼會以為自己有辦法參加體育比賽!?明明是弱項的跑步,想什麼,想什麼成功…成仁啦!

  最丟人的,是內心那種放棄的念頭。一開始就打算用意志撐了…卻連意志,也被一舉打破…粉碎的不留痕跡、破碎的無法回復。

  就像一直以來堅持的團隊精神被一舉打醒,其實自己什麼也不是一樣…

 

  洛知道,沒有人會怪的,反正意願本來就低的可憐。根本,沒有人會在意的…

  只是,在和身邊兩人講到這時,已經到達崩潰的頂點了…

  埋首,抽氣…沒有哭聲,只有喉嚨的壓抑…應該是第一次吧!第一次在那兩人面前落淚…

  不甘心啊…

  不知道歷程到底是幾分鐘,袖子上汗和淚混雜…沒有伸舌觸到,所以那鹹位也只是猜測。

  沒有看到,但是感受到的,搭肩的溫暖。

  白龍不知道有否,但泡芙的確是沒有什麼忌諱的…

  不難過不可能,卻也真的不想再見到九班的人…任性技能全開。熬著、耗著,不想離開…也不想想那是誰的地盤。

 

  沒有打算放人,而是強拉著陪伴調適。洛的任性遠遠凌駕的理性,在那幾十分鐘裡面。轉移了的話題,繞了一圈還是讓洛笑了。

  說好要上樓的…

  走著,從一樓往三樓,雙手抓的是還未被放過糾纏的二位。不順的上著樓梯…

  「小心!」

  「抓著人的人講這種話很沒有說服力啊!」泡芙。

  不可能的,洛讓他們兩陷入危險。放開手。

 

  再三階樓梯便到三樓了…

  「我不想回去…」於是死八著扶手。

  泡芙那口氣,嘆的真切;而白龍,依舊沒有怨言。

  勸說已經過了太久,太過放縱的結果就是沒有結果。

  「我抓手,你抓腳。」認真的,泡芙說。

  洛不怕死的,繼續耍賴…真正,身邊的兩人執行了。

  「啊啊啊!不要抓!」懸空著「我自己走!我自己走!」那哀號啊,形象全無。

  被放下後,連耍賴的弱到剩沒幾分。快打鐘了,再加上兩人提起集合一事,洛終於放人…

 

  洛的感謝。

  僅於此,致二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涼崎洛 的頭像
涼崎洛

以離經之名。

涼崎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