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過可笑了,以至於當我發現時,嘴角已經勾的不像話…

  欸,到底什麼時候、可以結束這場鬧劇!?

 

  舞台上,誰跟誰的對話,沒聽進去的,流逝掉的…真是浪費。

  伸手掬起一捧,卻發現把手給弄髒了。

  那時候才知道走錯了洪流,土石流沖刷掉的泥土,應該不會先給予其他地方營養,而是先無選擇的掩蓋掉路途上的一切…

  旁觀者,從布幕前隱身…久了,便無人記得。

  旁觀者,眼神穿透布幕,連NG都看的一清二楚…

  輕笑著,已經人事全非的過去…或者是你幻想出來的過去。

 

  遺忘,多麼害怕那是惡質的循環…

  不曾習慣身旁有其他人,所以沒有接下他人的援手。不需要的。

  與誰有關?只與吾有關。

  別自以為了。我只是,在尋找自己的存在…

  想要證明一點點什麼罷了…你可知道──今年的我已經是幾歲了?!

 

  仇恨,晦暗的生活目標啊…

  回不到的過去,沒有生路的未來。

  填滿胸中的情感,是活下去的支撐,亦是醜陋的象徵。

  脈搏的跳動,內容物無知的循環,主人我卻知道有人覬覦這血、以為它甜美不已。

  再給我一點時間,等我復完仇,就會讓你復你的仇。

 

  光明到不了的深處,我聽見桑德魯大神的招喚…

  毫無正向可言的、祂的意志…創教者的意志。

  遵循吧!吾僅為一虔誠信眾…

  在地底,我像你看齊──你的光明,沒有人可以抹滅。

洛-起靈-公華-神闇.以上相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涼崎洛 的頭像
涼崎洛

以離經之名。

涼崎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