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標示:雲雀中心。歡樂向()。微骸雲(完全沒有,別被騙了)。多人有戲份。爆點與否疑問()。暴怒雲雀有。

  食用提示:雲雀恭彌乃並盛最強同時為最不良流氓。(

 

 

  距離領壓歲錢的日子:十日。

  並盛風紀委員長辦公室。

  「委員長…」草壁打開辦公室的門,正打算要向雲雀報告今日校況,不過…

  「打、打擾了。明天再跟您一起報告好了!」

  慌慌張張的,在望了裡頭一眼後,只丟了一句話便飛也似的逃命…

  裡頭的雲雀沒有把心思分出任何一分到他身上,身旁的雀鳥竟也沒有像平常輕愉地唱頌校歌。

  有一陣極寒的低氣壓壟罩著,而那天氣圖上標示"L"的中心,毫無疑問的是雲雀本人。他正背對著門站在自己的辦公桌前,俯視那桌上的兩支金屬桿狀物。

  草壁會被嚇跑絕不是因為本身太過軟弱,而是這空間裡的每一氣氛粒子都叫囂著"有大事發生了"三十六計走為上策是至理。

  那雙被瀏海遮著的灰色鳳眼,雖然沒放箭射傷到任何人,相信其溫度不會比絕對零度高上太多…

  「拐子…壞了…」

 

  那對浮萍拐,跟著雲雀好幾年了,最初是如何到手的他沒有跟任何人說過,用著比刀槍劍更順手就是。

  真正材質的名稱是什麼,他沒有特別去研究過,機關的改造也是一開始附上的…這時的他還沒有改造這玩意兒的技術。

  沒研究過,是因為不需要。那方面的知識他本人沒有特別偏好,更重要的是──他的武器沒有損壞過

  曾經的慘痛敗北,雖然是建立在敵手出爛招的基礎上,那次身子的破碎不全卻屬事實,就算意志強韌不可摧,那是肉體沒有跟上的等級。

  但是那回,拐子也沒有任何損壞。上頭的暗紅汙漬,無論敵我留下的血跡,在保養過後一點都沒有留下,味道也依然金屬的沒有雜質。

  太可靠的地方或許見於"連一點刮痕都沒有刻上"。

 

 

  距離領壓歲錢的日子:九日。

  並盛中。

  「今天沒有看到雲雀學長站在門口,真是太稀奇了。還好沒被抓到遲到…」

  「大概跑去做自己的事了吧,希望不是被里包恩先生派任務出去…」

  「噢,獄寺你的午餐看起來好好吃要不要分我一點?」

  「棒球笨蛋你不要妄想碰我的餐盒!」

  「有什麼關係嘛~」

  「別、獄寺同學你別拿炸藥出來啊…」

  「抱歉了,十代目。我這就收起來。還不快感激十代目給你面子!」

  「哈哈~」

  除了這三人以外,並盛中裡的所有學生在這個早晨都沒有見到風紀委員長在那熟悉的位置,連草壁也不知道雲雀的蹤跡。

 

  並盛的街道,上學時間卻看見那熟悉的黑色制服外套飄逸著。

  鐵打店什麼的正常應該也不會開在這樣的大城市裡,所以那並不是雲雀的目的地。

  走進了一看似普通人家的建築,身影消失在門後。

  路上側目的路人們,不知道有幾人發現那襯衫旁沒有藏匿著平常的武器。

  「這能修,但是…」

  「說下去。」

  「很不好修,也不在我的技術範圍。我可以找到人代工,但費用是問題。」

  「我是學生,錢不多。」

  「那可不行呢,那人是看錢辦事的。」

  「…要多少?」

  「這種特殊武器,基本起價應該是六位數日幣。」

  雲雀黑著臉答應,破例把這對拐子放到了別人手上。耍花樣是不用擔心的,並盛裡沒人膽敢玩弄他。

 

  距離領壓歲錢的日子:五日。

  「再見了,獄寺同學、山本同學。」從巷口轉進自己的家門口「我回來了!」

  走向廚房,母親正準備著晚餐,碧洋琪和里包恩黏在同一張椅子上,一平和藍波倒是可能跑到房間去玩了…因為家裡多了的那位客人。

  「雲雀學長?」

  雖然不速之客的出沒在家裡已經習以為常,但是這種"見面時十次有九次要擔心被咬殺"的客人,阿綱還是敬謝不敏。

  「母親大人,我們先去阿綱房間談事情喔!等等吃飯時間就下來。」

  「嗯,你們就上去吧!」

  回覆了里包恩的話,奈奈臉上的笑容和藹依舊。

 

  「雲雀學長,你怎麼會來?」

  「本來想找小嬰兒就好,但是他說要等你這草食動物回來。」冷哼一聲,抱怨著浪費他的時間「我需要錢。」

  目的再簡單不過──缺錢。

  <在…在開玩笑嗎?>第一個反應是錯愕。

  「雲雀學長,我…」哪裡來的錢可以借你啊!那少的可憐的零用錢就別提了,更何況是面對這種不知道會不會回來的支出。

  「快發壓歲錢了。」

  一句接話,讓阿綱感到身體一震,冷汗襲身。

  <哇啊啊~雲雀學長是算好時間來搶劫的啊!>

  嘴角的笑抽蓄著,阿綱的念頭只叫囂著要拒絕,但是壓根兒沒有勇氣反抗眼前這人。

  眼神投過去向里包恩求助,後者卻裝做沒看見他的窘境。

  被那雙鳳眼盯的受不了了,阿綱只好硬著頭皮答應。

  「請問學長你需要多少?」

  「全部。」

  「可、可以知道你要拿去做什麼嗎…」

  質疑是出口了沒錯,但是效果不佳。

  想到損壞的拐子,雲雀的臉不禁又涼了數分,而阿綱則把那解讀為是因為自己的多話。

  「我知道了…」

  沒什麼要多解釋的,雲雀得到允諾後便自行離去。

  留下阿綱一人哀悼著今年的壓歲錢…

 

  距離領壓歲錢的日子:三日。

  「咳…壓歲錢啊…」

  從兩天前被威脅──對方其實沒有出口威脅,只是"要求"──後,阿綱對於那筆錢的深刻悼念不曾間斷。

  「十代目,怎麼了嗎?」

  如此這般。

  「雲雀那傢伙居然也去找十代目了!」

  「也?」

  一串對話下來,獄寺和一旁的山本,都有跟他差不多的遭遇。

  而稍後遇到了平時,他也表示"打算極限的捐給雲雀!"

  <不知道雲雀學長要花這麼多錢做什麼呢…>

 

  「庫呼呼呼…庫洛姆,你們最近好嗎?」

  精神上,骸現身和庫洛姆對話。

  「骸大人,最近一切安好。」

  「嗯嗯,那很好。是說庫洛姆,這兩天我需要實體化,妳有急事嗎?」

  「沒有的,骸大人。庫洛姆是為骸大人而存在的,謹聽吩咐。」

  「那就休息一下吧,我可愛的庫洛姆…」

 

  煩躁。

  幾天沒有動手咬殺草食動物的他,沒有花費任何多餘的時間在辦公室以外。現在也是。

  批改公文轉移注意力顯然沒有作用,低氣壓並沒有任何升高趨勢。

  還是不懂,為什麼拐子會被傷了?

  送修的那人表示,還要數日的工作天,甚至要求先付款…雖然後者雲雀認真考慮要忽略掉就是。

  <好想…快點拿回來…>

  煩躁。

 

  領壓歲錢的當日。下午。

  跟附近的鄰居叔叔阿姨已經拜完年了,阿綱一行人回到澤田家。

  談笑間,眼神早一步晃到了家門口…的不速之客。

  「雲雀學長…」

  為了減少道別──那近乎革命的情感──,阿綱不再低頭瞥向手中數個白色信封…

  「……」

  眼神飄忽的,不敢看雲雀也不忍看壓歲錢…

  伸出兩手鎮重的交了出去。而一旁的人們似乎大都沒有他那麼在乎,跟進動作…

  「庫呼呼呼…為什麼要蒐這麼多錢呢?雲雀恭彌你想幹些什麼?」

  「不關你的事吧?」又沒要到你身上。

  一陣煙霧中,骸突然在眾人面前現身。而阿綱的超直感看似因為太過哀傷而遲鈍了。

  「我知道喔,是因為…要修理那對拐子對吧?」

  極富挑釁的語氣讓骸的欠揍程度一瞬間爆增,但是雲雀那只爆出青筋而沒有掏出武器打破謠言的反應,正表示了無可反駁。

  旁邊一群人皆是震驚,也同時了解到這幾天的"和平"從何而來。

  「……為什麼知道?」

  應該是沒有告訴過任何人的,連相較下最貼身的副風紀委員長也該不知道才對。

  「拐子在哪呢…修葺商手上?」

  「……」

  對於自己散發的殺氣被無視這事,雲雀的腦海正浮現選擇題供他解決。

  「真的、在修葺商手上嗎?」

  那故作愁煩沉思的模樣,讓阿綱他們看的冷汗直流──原因是對應過去快要忍不住咬殺衝動的雲雀。

 

  『士可忍,孰不可忍…』、『小不忍則亂大謀』這些名句,若屬雲雀的座右銘的話…那他就不是雲雀了

  沒有繼續和骸打嘴砲的打算,而是選擇以行動制止。

  一輕踢腳朝骸逼身過去,右手揮前的鉤被三叉戟檔下,不容間息的猛然一蹲身,改以雙手作為重心、左腳掃了一道狠勁朝骸的膝側過去。

  在骸後跳閃開後,雙方拉出了一段距離。

  「再囉唆,咬殺!」

  「腦羞了呢…」嘴角還是輕視的笑,不過他接下來的動作,著實小看了浮萍拐對雲雀的重要性…

  「?!」

  左手不動的依然是握著三叉戟的動作,右手的空掌卻在散出淡霧後多了一些金屬物體…正確數量為二。

  看著骸這樣的動作,雲雀經過零點一秒的愣望後,突然通通明白了。

  對於是什麼時候被動手腳也不打算事後諸葛──搶回來就是。

  現在對遠距打鬥失利的雲雀看似處於弱勢,但骸這樣把兩隻手都給拿滿東西實在不智。

  再一次縮短距離朝骸逼去,幾個拳打還是被對方的武器檔下。雲雀的動作快的有些急躁,卻還沒有丟失判斷的理智。

  骸對於這樣因武器而顯的有些懸殊的戰鬥輕鬆應對,右手裡的拐子握的不重卻不曾大意,那樣一再玩火的舉動實在怵目驚心。

 

  「?!」

  雲雀的手快速抓向拐子,骸正打算無險閃過,卻發現雲雀的手在握到拐子前便轉向,改為握著骸的手腕以作為迴轉助力,背對背的旋身後顯示出他真正目標──另一手的三叉戟。

  出乎意料的出擊讓骸沒有防備,雲雀得逞。

  畫面上出現了些許詭異:兩人拿著對方的武器。戰鬥中的一拍休止符。

  「拐子。」

  伸出另一隻空出的手在空中,就要跟骸交換條件。

  「你怎麼會認為,在別人手上的我的三叉戟沒有辦法幻化消失?」

  還來不及接下去一個自信的笑聲,對方隨即開口。

  「現在的你,是實體化的。」

  不容質疑的肯定句。看來雲雀並不是對守護者一無所知。

  「是是是,被你看穿了啊。但你又憑什麼要我接受這個威脅,嗯?」

  雲雀一伸手,把三叉戟的一尖端抵到了澤田綱吉的脖子上,多一毫厘就會出血的距離。

  對於這樣的動作,本人沒有出聲作任何解釋。

  「喔?你這是要幫我得到彭哥列的身體嗎?」

  對方的舉動讓骸越來越不理解,語氣中的疑問更純粹了。

  而在那個瞬間,阿綱也已經死氣化。

  知道雲之守護者沒有傷害自己的打算,這反應只是訓練出來的防身反射。

 

  「如果說是的話,小嬰兒不會放過我的;而如果說不是…」

  里包恩笑的天真,卻完全掩蓋不住被利用的不爽殺氣。

  「他不會放過的,是你。」

  雲雀繼續把話接完,答案呼之欲出。

  「雲雀,你還真難得惹我生氣。你們的胡鬧我不插手,但是這樣動槍動刀動到阿綱身上…」

  那個童音沒有把話說完,不過已經明確表達出自己的立場。

  「居然拿出阿爾克巴雷諾啊…是我沒料到了。」

  手往上一拋,把拐子歸還,而身體也是直接換成了庫洛姆的意識。

  「……」

  「雲雀大人,能否把骸大人的三叉戟還給我呢?」

  對於難得可供咬殺的獵物這樣離開,他沒有任何阻止的能力。搶奪這弱小草食動物的東西雲雀表示沒有任何興趣,直接讓她把東西拿走了。

 

  拐子回到它該在的地方,雲雀恭彌這就打算離開…

  「啊,雲雀大人。」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庫洛姆對著那背影急忙開口「骸大人要我跟您說,新年快樂!

  「……」

  「還有也要跟boss說新年快樂呢!」

 

  <阿骸,你送的新年禮物真是""啊…>

  脫力。

  <六道骸,下次見面一定咬死你。>

  殺氣。

fin

 

後記:

  祝大家新年快樂ˇ恭喜發財~(紅包?)

  洛表示,想把紅包拿去砸CWT(淦

  希望大家的紅包不會被劫走~(咦

  補提:雲雀其實沒那麼窮啦,看連載就知道,風紀委員會還有直升機勒…洛很好奇那是哪來的錢,平常雲雀不會真的在搶劫吧!?(被咬殺)

  最後我還是好想說:骸大人好像串場XDDD(被輪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涼崎洛 的頭像
涼崎洛

以離經之名。

涼崎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