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色的液體混雜純白奶泡落下,順地心引力的、畫下一道如絲的美麗線條,垂直抵達地面,輕的沒有濺起任何一滴…

  而這空間中,兩人的沉寂,深海似的詭譎…

  「結束了…」

  一男聲響起,分貝不大不小,剛好夠對方清晰聽見,接著,在心中回聲放肆喧囂。

  結束,是兩人都願意?單方面同意?還是…雙方皆不得以?

  『答!』從陶瓷杯裡滑出的液體這時盡了,一個小小的輕音在靜默中被放大,濺起的小水滴似一個幼稚的小孩,不懂看臉色,自以為幽默的跳躍,渾然不知,在從新落地的剎那,有著什麼東西伴隨破裂了。

  「嗯。」單音示意同意,他轉身離開,離開他的摯愛,離開他的夢…步出咖啡廳,留下爚,獨自一人。

  那是最後一天。

 

  「爚,這裡以後就是我們的店了?!」安笑著,笑的好燦爛。

  開間小咖啡店是安的夢想,他其實不喝咖啡,但他愛極整屋的香氣:微苦、極甜。

  「嗯。」站在門口,他寵溺的看著少年,從第一次見面開始,他便知道這是他要的,也決定要給他「安,裝潢都照你說的,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嗎?」

  「有!」

  「什麼地方?我馬上叫人改。」

  伸手就要拿電話,但被制止。

  「爚,這裡沒有咖啡香!我們趕快開店,你泡咖啡給客人,泡奶茶給我。」

  標準"要糖吃"的小孩。

  「好,好。」連應兩聲,順從的開始動手。

  而安,就待在吧台那,盯著。

  「爚,我有沒有說過你泡咖啡的時候最好看?」

  問。

  「有。」

  答,手未停。

  安又是甜甜的一笑。

  說過又何妨,再講一次,多開心一次。

  那是開店第一天,是他們認識一週年。

 

  「爚,你今天還沒泡拿鐵?」微慍。

  自己七晚八晚才進店裡,但卻劈頭就是質問。

  一個月,就夠店裡香氣長存,而安的鼻子就這麼怪,對拿鐵敏感可以。

  「嗯,今天沒人點。」理所當然的回答,但同時小心的,不刻意觸怒安,他任性,無人能敵。

  「那你泡吧!」

  「你要喝?」

  「不,我只要聞香。」

  言下之意,便是安聞熱咖啡,爚喝冷咖啡。

  對方沒有回應,手邊已經在準備。

  五分鐘。

  「安。」

  發了一個音,男孩就過來了,簡直就是吃飯時間到,叫寵物來進食的樣子。

  「給我吧。」

  伸手要拿,但不從意。爚伸手讓杯緣劃過安的鼻子,只一瞬的閃過便收回。

  「我喝了。」

  放棄品嚐,仰頭一飲而盡。

  「爚?」

  「別任性了。」

  收起笑容。他可不要被寵壞的小貓。

  「…」反省?沒有。

  逕自離開店裡,沒說去哪,沒說去多久,只有不負責任的,丟下爚。

  「咳…」

  直到店關門,爚才出去找他,反正家常便飯,哄兩句便沒事了。

  那是他們不快的插曲。

 

  爚在旁收拾著店裡的東西,到了關店時間,而安在旁倚著窗,不發一語。

  「安?安?」

  拍了拍他,沒有回應。爚多出點力搖了下。

  「?!爚,怎麼了嗎?」

  回神後處於未進入狀況的狀況。

  「我們該回家了。你怎麼了?窗外有什麼嗎?」

  平常這個時間安都會吵著趕快回家,反正也沒客人,再加上累了一天…通常是爚累了一天。

  「爚,為什麼星星這麼少?」

  看來剛剛這孩子是在看夜空中的星星是吧。

  「想看星星?」

  用問句做著對話,結論是:動身上山。

  山上的夜空跟都市比起來,亮了不少、乾淨了不少,星星自由的待著,為數眾多,而那弦月,像一彎笑的掛在那。

  「爚,那是什麼星座?」

  「爚,為什麼有一些比較暗,它是不是喝太多不好的咖啡?」

  「爚,山上的風好舒服喔~」

  安問著有理沒理的問題,穿插著幾句評價,在這個斜坡的草皮上,他們仰望。

  爚在旁注意著山上的氣溫過涼與否,一邊享受著安著難得的安靜,一邊感受著靜謐卻不孤寂的氛圍。

  這是他們甜蜜的片段。

 

  「安…」

  分開後,爚把咖啡廳給了友人幫忙經營,而自己則暫時離開,離開他們的回憶,"暫時"大概是只想等到釋懷的那刻吧!

  但這又是第N次想起他了…寧可希望這是習慣多一些,而不是真正的想念著。

  為什麼?想念也就是回顧過去,過去是美好的所以想念,因為現在不再美好所以想念。

  更重要的是,不能控制。

  每一次從口中吐出那喚的比自己的名還自然的字,爚便怔了怔,或苦笑一下,卻發現嘴角超重;或眼神黯去,還未發現解決之道。

  從這個國家到下個國家,從上個城市到這個城市,從哪裡又要到哪裡?旅行沒有目的地。

  身邊不乏一些有著訴說跟安的曾經物品,沒有刻意藏起或丟去,以為自己不會介意…

  卻發現每次勾起,都是傷,都是痛,都是他。

  那安呢?安然入睡?安然無恙?別說笑了…只是思念的方法不同吧!

  跟朋友在一起瘋、試圖遺忘,但總還有獨自一人的時刻…

  抵擋不住的,依舊是思念,依舊是過往的好,依舊是現在的虛空。

  這是分開之後。

 

  不是倦了,不是厭了,但,就是分了。要分就要徹底,沒有誰做出復合行動,沒有誰嘗試連絡,沒有誰…

<FIN>

嚴格來說,其實還沒寫完

不過這篇已經斷了有點時間了,現在就暫時先這樣結束

續的部份可能有可能沒有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涼崎洛 的頭像
涼崎洛

以離經之名。

涼崎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