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歇斯底里的問你為什麼不回家。

  你勾起嘴角只吐了一句你沒有家。

  他想帶你回去,不是一兩天的事了,你知道,也無法假裝不知道,但從不給予他想要的答案。

  你說見面已經是最大的妥協,他不明白。我想他永遠不會明白的。

  她在另一個時間做著同樣的事:勸你。你用著輕鬆口氣談話,與她,卻沒辦法與他。

  過去的你與他,太親。親的好像<分離>永不存在…你給了他這個錯覺、這個幻想,然後一舉打破它。

 

  他在每個夜裡想你,你也是。是心不受控制,還是身體不受控制?

  你不明白了。

  他好像在夢裡吼著要你跟他走,多麼真實啊!為什麼不就這麼做呢?為什麼…

  是誰丟下誰?清楚明瞭。是你,丟下他。

 

  佐助依舊冷漠的眸裡沒有焦距,金髮少年在視線的另一端,與同伴嬉笑…

 

  你的反應比自己想像的更加平靜。

  是啊,你憑什麼覺得他的心永遠旋繞在你身上?

  轉身離去,但依舊接受了他的見面邀約。

  「夢,或許真的只是夢。」你想著。好絕望。

 

  「還是沒有打算回來嗎?」他鍥而不捨的,一而再再而三。你選擇放棄去猜測對方的誠意與否,如以往的拒絕一般堅定。

  「已經不是過去了,再也不是了。」你丟下一句不知所云,再一次轉身,你告訴自己不要再回頭…

  「佐助…」他喚你的聲音因為距離而模糊不清,你在當下心意並沒有動搖。

 

  他曾想說服你有人等待的地方就是家,你的回覆沒有給他一絲希望,但這句話你沒忘記過。

  那現在呢?

  那個想在他身邊的念頭讓你畏怯,是羈絆?如果只有單方面,談何"絆"?

  你用一廂情願把自己丟進死胡同,沒有人攔的暸你。

  不再相見,是單方面決定就可…所以你便這麼做了。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涼崎洛 的頭像
涼崎洛

以離經之名。

涼崎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