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個禮拜我到底在搞什麼...太,浪費時間了。而且,什麼時候開始認為考完試可以休息這麼久的!?不想讀...但是這種心態不可以啊...

  告一段落的,事件,到底有沒有成為黑歷史了?上一篇網誌,我已經自己,看過太多次了。

 

  看過,太多次了。因為我有印稿。上課看,回家也看。從一開始的歇斯底里,到了現在,很冷靜了。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一看再看...看了心情不會變好的,但也沒有,越看越糟...是因為最糟已經過了吧。

  非常傷,甚至也可能是我飆過,最不堪入目的文字。非常有最高級的話,用上吧。

  現在的狀況,就是在釘過釘子的籬笆上,把釘子拔掉了。就是這樣。傷怎麼可能抹滅?歷史,再黑都是存在的。

  風講的真直接,是,我沒鎖,就是要你們看啊!很過分我知道。

 

  先不管,涵看完第一時間沒我沒有接觸,所以沒飆到...

  風,哥...那封簡訊,比起前面那兩封你飆的,這一封,讓我真的寒進骨子裡啊...是我忽略了,會傷到你的可能...不只跟涵,我們也在互相傷害...

  心,是偏的。玩的起丟的下。所以我跟涵玩,沒有跟風玩...跟哥我玩不起。

  哥怒了,我慌;哥氣自己,我更氣自己的疏失。風你強調你重朋友,我又何嘗不重?(笑)牡羊座...我敢大聲說我重朋友。

  收到的當下,我衝動的,想再打電話過去...不要這樣好不好...我想這樣講。這個,才是我這次最傷的:最傷的是我傷了你。哥,對不起,我知道我說過了,我知道我沒跟涵說。

 

  於是今天給了涵一封(?!)三張A4的信,擁抱後,釘子拔了。

  於是今天上演一場手機爭奪戰XDDD(啥鬼)突然被搶走還真的嚇到我了,放口袋是絕招(大笑)不過午休風還是管的太緊了...(音控集合)出圖書館要看,他一直阻擋...很爛的理由像是太陽太大都講出口了,嘖嘖。不過動手還是比動口快,搶不到手機他居然乾脆的擋我眼睛!我說"哥,不可以使用暴力"他居然說"還當我是你哥就拿來"我... 我白痴走到3.5樓Otz不過台北小孩太陰險了!!!他居然趁我不注意把它關機了!!!=口=這太絕了...真討厭太大意了ˋˊ

 

  要了解險惡,要保護自己...要存活下去。

  風說,我轉述,弟說太慢發覺。

  我在邊陲區,弟本要我小心別踏進去(我也一直以為我不會),但來不及了,我要被強迫學會--打心理戰--,弟說遲早要會的,除非想隱居,陶淵明不好當。我知道,很勉強的說我知道。

  我才,剛開始學。因為我不會,我擅長的,是冷戰。是情緒化。晴說過她喜歡熱吵...真是,多浪費口水XP心理戰...多消耗腦細胞啊!

  單純,是太安逸了...信裡,我還請涵罩我...不幾個小時,哥要我面對。

  兄弟都交代了,豈有不聽的道理...我聽...我聽。

  我學,為了活下去,我學。

  聽說我是三等,珮是五等...不求,達到台北市人的十等,第一目標只求學會保護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涼崎洛 的頭像
涼崎洛

以離經之名。

涼崎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