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在螢幕上的雙眼早就忘了時間,乾澀、失神的熊貓眼其實也掛了幾十年了。有時候還會有想知道正常人的視覺是多麼舒適的衝動。但他不能,那僅僅只是拿來工作的其一工具。

  日期的意義,也就是罪犯的行動證據罷了。萬聖節亦或是十月三十一日,對本身並不會有任何特殊性…以前渡可能還會準備個超甜的蛋糕什麼的,今年,他倒是剛好外出了。

 

  運作告一段落的電腦在一旁擱置,龍崎沒有選擇閉目養神,而是離開椅子,往一旁的矮几直直過去──那上頭有一盤西洋棋殘局。

  那是許久前和友人留下的痕跡。

  散落在棋盤上的局勢看來,雙方皇帝皆安然無恙,皇后也都還健在,士兵少了一些,黑棋方少了一騎士,白棋方亡了一城堡。

  還看不出什麼勝負。

  龍崎盯著它們,一如從他們存在至今。他無數次的推導:這局,會由誰率先將軍。

  在這刻,他認為已經沒辦法再找到其他路線。或許就像他無法預測奇樂的所有想法,也還有未被發現的路,但在經過兩天沒有更新任何局勢的現在,他已不打算留下這盤殘局…

  似乎無論如何,都沒有絕對輸贏。

  兩隻手整理盤上的動作,俐落的出乎旁人意料。

 

  突然想到什麼似,起身從辦公室的門口走出去。不久帶回一杯咖啡…噢,他或許會得意的說只加了10顆方糖。嘴裡多了一支棒棒糖。

  在準備好的棋盤前坐下。

  由自己一人,擔任雙方;黑白弈方,由同一個腦袋操縱。

  也是在測試吧,看看自己有沒有什麼進步…看看自己這個世界第一的偵探,還可不可以有些什麼進步。又只是一種遊戲,玩不膩的感覺,所以沒有丟下、用來填充休息時間。

  是過了一局、兩局,還是十局。

  辦公桌附近的某支電話響了起來…提醒他該回去工作了。這次,又是哪一國的事件?又是智慧犯還是投機者?肯定的只有那人絕對不太幸運──到他手上,沒有繩之以法的第二選項。

 

  晚餐時間…更接近宵夜時間。1031的尾聲了。

  空腹並不會有太大影響,但是時間允許下,那種突來想吃草莓蛋糕的欲望,他會馬上赴諸行動。

  冰箱裡有著8吋蛋糕的盒子,但龍崎沒有猶豫的拿起一旁那塊已經細心切好的。

  三角的、不太大。表面剛好的裝下一顆草莓,和生日快樂的字樣。

  奶油不是他的菜,所以沒有膩口的問題…誰說。

  再抓起一旁的巧克力醬,某人看來已經嘴饞的想要就地正法。沒有回辦公室。

  淋上,把巧克力醬淋到蛋糕上。字被蓋過,不過心意有送到,因為他先對不在場的準備人道了謝。

 

  別想提醒他加太多了,別用你的標準衡量龍崎的行為。

  其實就算看到他一手拿著叉子叉蛋糕,另一手還在加醬。我也不會意外。

  蛋糕的影子不復見。草苺變的孤單。叉子是什麼時候離開手中的呢?無解。

  徒手,拿起還在滴著深咖啡色黏綢體的草莓,往嘴巴送…在唇邊的一個停頓,是定格想些什麼呢?還是一種親吻所愛的動作…

  眼前的模糊視線是因為劉海作祟,不過正好,可以專心的,用舌頭留下那個甜味。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涼崎洛 的頭像
涼崎洛

以離經之名。

涼崎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