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後宮文。

廢材綱有。(小言綱勒?!)

偽1827。(聯想到算你厲害)

匆促完成有。(作者出來面對!)

 

以下正文:

 

  大廳是寬敞的,吊燈是水晶的,地毯是真絲的,音樂是悠揚的,牆上的金屬雕刻──是彭哥列的。

  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裡,受邀至現場的賓客們皆為再熟悉不過的面孔。

  守護者們沒有例外的身著正式黑西裝,但挽著帶出的的女賓卻是各式彩色。

  嵐守牽的小春是朱,晴守牽的京子是金,雷守牽的一平是碧,雨守牽的優尼是青,霧守牽的庫洛姆是紫藍。

  一旁的雲雀倒是沒有被里包恩多做出場安排,他肯現身相信就是最大限度的配合。

  被眾人圍在中間的,是今天的壽星──首領,阿綱。

  感動的望著友人們,耳邊不絕的、是祝賀詞。

  音樂放下之後,除了永遠搞不清狀況的那隻小牛外,守護者皆放下女伴。五人走到阿綱面前。

  還沒發現他們要做些什麼,先引來壽星一陣錯愕的,是他本身的穿著…

  「這、這身禮服是什麼啊?!」身上那不花俏卻絕對華麗的橙色禮服,上半身還算保守,裙襬卻只有到大腿高度的一半…連舞鞋都好好的在那,同系深色。

  不管怎麼想,矛頭還是只能指向自家的家庭教師。但是左顧右盼後沒有找到里包恩的身影。

  緊接著,再一陣錯愕…

  『首領,您願意賞臉給支舞嗎?』耳邊響起的聲音是由眼前整齊的、以同步調單膝下跪的數人異口發出,深情非常…

  若忽略畫面上的不協調,簡直就是乙女向漫畫的芭樂劇情,不缺的是美感、浪漫…但阿綱顯然完全沒辦法這樣忽略。

  我是男人、我是男人、我是男人…

  他幾乎要這樣哀號了…只顧及在場女賓之多。

  「阿綱,快決定啊!今晚要把你自己交給誰呢?」

  訕笑聲正是來自忽然冒出的里包恩。

  瞥了一眼正低著頭的五位俊逸少年,疑惑不禁湧現:阿骸和雲雀學長到底是參加什麼意思的啊!

  「這是什麼爛玩笑…」

  哭笑不得啊…

  嘴角勾出無奈、語音虛弱著,他不知道家庭教師要玩到什麼程度。

  全心全意的希望眼前人們停止鬧劇,卻沒能來得及聽見其他人開口…

 

  「阿綱,起床了。」

  已經養成的習慣:耳邊傳來那低溫童聲時,他就會馬上起床…慢一秒,太陽穴旁無疑會多一支槍口。

  在這個非假日,清醒後一貫做起去學校的準備動作。

  前一晚的夢被里包恩打斷,難得有種感激他把他叫醒的想法。

  剛取得意識時的思緒自然沒多清晰,但不巧那夢的內容沒有被遺忘…再加上,身為彭哥列首領那與生俱來的──超直感──也同樣沒有被遺忘。

  浴室裡鏡子前,用水潑了潑自己,要自己不要聯想到"預知夢"一詞。

  「我出門囉!」

  揮別家庭教師和母親,離開家門。

  「今天阿綱的朋友們幫他辦了慶生派對,我們會晚點回來。」

  「好好去玩吧!你知道我把阿綱交給你一向非常放心的,里包恩。」

  奈奈說著,眼前的可愛嬰兒笑了笑回應。

 

  不知道從幾分鐘前就在倒數下課的阿綱,又再瞥了一眼牆上的鐘,心中喃喃念著剩下沒多久就是午餐時間。

  不過對於班上兩個空位──正是平常膩在一起的夥伴──非常在意。不知道為什麼,山本和獄寺同時沒來上課,早上自己上學就覺得不太對勁了。

  或許只是巧合吧!他這麼對自己說。罕見的一個人在座位上用餐。

  走廊上風紀委員長巡視著,和他擦肩而過也是瞟都沒瞟去,他那看到雲雀就不禁肅然起敬…不,心生畏懼的反射動作,實在有些反應過度。不過他早上又差點遲到就是了。

 

  一天下來睡了幾節課、發呆掉了幾節,對於安逸的日子感到有些無聊…不過只是因為沒有特別生活目標的空虛感,絕對跟好戰扯不上關係。

  放學的號角無意外響起,正收拾著書本要離開的阿綱,被一聲響給留下──來自廣播器。

  「澤田綱吉同學,風紀委員長召至辦公室,重覆一次…」

  副風紀委員的聲音透過對他的班級單一廣播傳來,但被叫去的地點顯示這是雲雀的命令。

  手邊的動作加快三倍,一旁的同學無不投以同情眼光。硬著頭皮、連互道再會和保重都來不及,拔腿便前往指定地點。

  沒有其他顧慮的,他喊了聲『報告』便打開那門,顫抖幾乎是例行事項。

  雲雀聽見聲響,從半仰在椅子上的姿勢睜眼…

  瞬間全身上下每個毛細孔爭先飆出冷汗。打擾雲雀睡眠這事,不吃拐子絕對是奇蹟。

  不過還好這只是他自己嚇自己,方才他這位學長只是在閉目養神。

  「小嬰兒,草食動物來了。」

  擱下一句話,他竟也就這樣起身要離去,這次倒是跟阿綱有了眼神交會。

  「雲雀學長,叫我來是為了…」

  「有事的是他,辦公室借你們。弄亂的話,你應該知道下場。」

  「是!」

  接在句子後面的一聲輕哼,讓阿綱立即回應。

  「首領怕守護者怕成這樣像什麼話?」

  若說惹到雲雀是被咬殺,那惹到自家家庭教師絕對是吃子彈──有趣的是後者生存機率還相對高了一些。

  「他可是雲雀學長啊…不說這個了啦!找我來做什麼,回家時間到了啊。」

  「不,今天才剛開始,你的守護者都在等了。」

  聞言,他已略知一二,感動的望向里包恩…

  「蠢綱,不要一臉噁心的看著我,看你部下去!去做準備!」

  在兩個驚嘆號中間,阿綱收到的是一記飛踢──在肚子上。

  把阿綱硬推進委員長辦公室不遠的某教室,那裡看來經過佈置,成為臨時更衣室。

  裡頭那平整、成套的白西裝吊掛在顯而易見處。看那合身程度也不用多問了。主角終於開始著裝。

 

  晚間六點的並盛,非常有「風紀」的無人逗留,偏黑的夜色,卻暗不進體育館。

  邁入那大門,平常是室內球場的此地,幻化為不一般的交際大廳──霧守的貢獻。

  裡頭的人其實不多,一樣著正式服裝的里包恩、雲雀,在一旁那唯一女仕是碧洋琪,其餘的人還不見蹤影。

  順著地毯的延伸,阿綱步向中間。

  站上預設的位置,信號之後是悠揚的樂聲,弦樂器的吟唱。

  回過身,看見從大門那進來的是守護者們──攜著女伴──。

  倏的,他發現這景象的似曾相似…不悅的夢境。近乎滑稽的、下意識的,他快速的檢查了身上的服裝,接著真正因為它的無誤而吐了一口大氣。有些失態,在可接受範圍內。

  按照夢境,這正是一步步接近謬誤。

  四人放下女賓,再加上雲守。各自拿起一精緻高腳玻璃杯──已注入內容物的。

  走向阿綱,一齊圍成一圓。獄寺伸手遞出屬於阿綱的淺色飲品。

  『首領,生日外樂!』

  在六人杯間的碰撞聲比背景音樂更趨近喜悅。阿綱用道謝和大咧的笑容予以回應。

  有別於令壽星無言的邀舞,守護者紛紛退下。而是小春首推第一個,上前、從兩端拉起禮裙,一淺躬後阿綱接過她的右掌。

  「阿綱先生,生日快樂!」

  不是過於成熟的豔紅,而是較為柔和的朱色,雙頰上微淡的紅暈加上她有所收斂的態度,不失為一可人兒。

  察覺舞曲告一段落,讓舞伴一個旋身後離手。等在一邊的京子不著邊際的被牽到身旁,搭肩、搭腰,起舞。

  「阿綱,生日快樂!」

  亮黃卻不刺眼,微笑的祝福好比冬季的太陽,人人渴望,同時不超過的熱度。

  側身、旋手,換了優尼。

  「首領,生日快樂!」

  不是用燦爛吸引,而是用迷人奪目,這顆小巧藍星雖不是家族成員,但交集之深也是不言而喻。

  旁邊的人三兩交談,亦或一道踏入舞池,水晶燈下,輕鬆的派對。

  最後的靛藍少女,和骸在一旁暖身…一個放手、一個接,庫洛姆換了舞伴來到阿綱面前。

  「Boss,生日快樂!」

  小鳳梨輕抖著,飄出淡淡香氣,專屬於她的。有些陶醉,幾乎五官一起。

 

  繽紛突顯無色系;群黑襯托一白。場地是委員場特別開放,佈景是霧守的拿手好計,宴會──是所有人的攜手合作。

  為的不外乎:希望澤田綱吉過一天快樂。

<完>

其實某洛一直想寫2796,但是後宮太吸引了,所以配對就下次吧!

下次來一篇96182796正常向cp如何!?(超搶手的!)

好像剛好提醒我可愛的庫洛姆生日也正在接近…(跪)

再提一下,其實題目的「艷服」應該是「艷福」。(笑)(拖下去)

 

基本上這篇被作者視為失敗品。綱真抱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涼崎洛 的頭像
涼崎洛

以離經之名。

涼崎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