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過來!我沒事…」眼前迪諾的眼神從憂慮稍稍轉為放心,但卻因為後面這句話而感到無力。

  「除了自尊以外…」雲雀咬牙切齒的丟下最後六字,逕自離開。

 

  又一次,又一次的慘敗,無比的煩躁襲上心頭。不要說自己是並盛的秩序,十年後還是人稱彭哥列最強守護者!居然只因為那些來路不明的傢伙弄得如此狼狽…

  「雲雀,這個。」

  「小嬰兒?我現在心情不好,不要拿怪東西過來。」看到是里包恩從門走過來,他雖然回話但是語氣明顯想下逐客令…不過這裡也不算他的領地就是。

  「修復的彭哥列指環。拿去,除非你不想報仇。」里包恩一向知道用什麼來激他,沒有再多說什麼,放了手中的怪異礁石就離開那個房間。

  雲雀上前拿起那玩意看了看,不明凹槽對照里包恩剛剛講的"指環",他把炎注進去,毫無保留。

  外頭隱約傳來有人向阿綱他們解釋這新指環的聲音,雲雀沒有理會,不需要聽…他也絕對不會失敗。

 

  戴著十代雲守專用的"雲之手鐲 Ver.X",雲雀順著自己的意──走出城堡。

  往外走了沒多遠,像是察覺到什麼似,他倏的停下腳步,對著空無一人的前方開口。

  「六道骸,出來。」

  因為發現庫洛姆有了狀況,骸正在附近進行幻覺散步。雲雀倒不是真的百分百肯定他在,他開口應該有一半以上的原因只在怒氣無處宣瀉。

  「庫呼呼呼…雲雀恭彌,好久不見了。」骸評估過現下的狀況,實體化現行。

  「咬殺你。」不由分說的,舉起拐子就往眼前少年過去,骸用手中迅速幻化出的三叉戢接下。

  「這麼火爆啊…」接下那瞬間近身感受到了雲雀當下的心情低壓,對方鳳眼裡的灰掺了血絲,雲雀扎扎實實的殺紅了眼。

  反正閒著也沒事,骸就懷著"過了兩招也好"的心情繼續,武器的碰撞聲顯示兩人都沒什麼保留力量…

  「可惡…」雲雀急躁的手一直沒有停頓,甚至急躁的不停加速,嘴裡喃喃著不甘心。骸想著不知是否為自己眼花,雲雀的眼裡似乎險些閃出心有不甘的產物?

  雙方的力量都增強了不少,但若去除雲雀的心情影響,不可否認今日的拐子比對手俐落些。

  三叉戢一個使力把拐子撞開,雲雀退離數尺,一口怨氣加怒氣順不上來,雲雀直接放出紫炎,注入新的武器。骸看見他拿出剛得手的彭哥列齒輪,反倒直接收起三叉戢。

  「不玩了、不玩了。那是彭哥列給你的新玩具,我還沒有。」聳了聳肩,霧守沒拿到是事實,別提他還沒辦法完全實體化,庫洛姆現在可是被擄走的狀態啊!

  「喂,你想逃嗎!」看骸有想轉身就走的樣子,雲雀開口。

  「剛剛那個"罰"加下去,效果你自己也看到了,暫時是贏不瞭的。」還是一臉無所謂,不過腳步從遠離的動作轉為停止。

  「知道了…不打就是。」雲雀收起拐子,心情還亂著,若又自己一人,怕被拿來開刀的會是無辜路人。

 

  兩個人就這樣在空地的兩端各佔據一角的坐著,甚至沒有面對面,畫面說不出的怪。

  「為什麼沒有出來幫她?」若是剛剛骸透過女孩現形,就算局勢挽回不瞭,至少不會少一個霧守。

  「這是我的疏失,來的太慢了,不過西蒙若要對庫洛姆怎樣我會知道的。是說對方的力量彭哥列就打算用那個對付了是吧!」還沒用新的齒輪對上,效果其實也還是未知。

  「草食動物大概是這樣想的吧。反正有消息小嬰兒會告知。」言下之意那位BOSS根本不在雲雀眼裡。

  「時間不多了,實體化不太輕鬆。」實體未出水牢的他苦笑了一下,該離開了。

  「跟西蒙打的時候,來不來?」

  「怕打不過?」骸的問句附函輕微挑釁,不重的火藥味。

  「哼。」眸沒有對上,雲雀剛剛的話沒有那個意思,但不想解釋。

  「知道了,下次我會到的。」揮了揮手示意,骸便化為煙霧散去。

 

  「雲雀,和骸聊的還開心嗎?」童音從背後出現,里包恩的神出鬼沒連雲雀都習慣了。

  「開心?還可以吧。」臉上一抹笑是真的「走了,草食動物在找人了吧。」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涼崎洛 的頭像
涼崎洛

以離經之名。

涼崎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